北京新能源战事升级新能源和智能汽车的产业链正悄然北上

在北京市《2022年市政府工作报告重点任务清单》的通知中,第60条显示,推动小米汽车制造工厂、卫蓝新能源固态一期等项目开工建设,支持北京奔驰提高产能、投放新能源产品。完成理想汽车制造基地工厂改扩建,确保设备顺利进场安装调试。支持北汽集团等传统车企转型升级。

此前,“特斯拉设计中心”、“丰田燃料电池研发中心”也列入其中,但随后,这两家被从该文件中删除。

这源于北京想“大力促进高精尖产业能级跃升”,而新能源和智能汽车作为其中的重点,也得到大力扶持。

在《清单》披露的项目中,理想汽车是汽车新势力“三剑客”中唯一落地北京的,蔚来和小鹏的总部则均在广州。

理想汽车北京工厂的前身为北京现代的制造工厂,预计2023年末改造完成并投产,改造完成后,北京工厂的预计产能为10万辆。

值得注意的是,接手北京现代工厂只是理想扩充产能的一部分,当前理想汽车的常州工厂也在扩建产能,新车间竣工后产能将扩大至20万辆。1月27日,理想汽车全资子公司以4.31亿元的价格拿下重庆两江新区一块土地,这或许意味着理想汽车将在重庆再建一座工厂。据相关报道,重庆工厂产能或将超过常州和北京两座工厂的总和。但理想汽车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小米汽车落户北京已经确定,这其中不仅包括设计、研发,还有汽车制造。小米汽车的工厂位于北京亦庄,共分为2期,每期规划产能为15万辆。

在电池方面,卫蓝新能源是蔚来半固态电池的供应商,同时也为广汽等传统车企提供电池,研发基地便位于北京,在北京房山也有生产基地。2021年11月,卫蓝新能源获得了小米、华为、蔚来等企业约5亿元的C轮融资。但卫蓝新能源是否将是小米、华为的供应商,双方将展开哪些合作则还未披露。

早在2017年,特斯拉就在北京注册了科技创新中心,负责电动汽车及零备件、电池、储能设备及信息技术的研究、开发等;2021年10月,特斯拉上海研发中心已经投入使用,该研发中心设有28个实验室,负责在华软硬件、流程和技术的开发工作。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成时,马斯克就曾透露过有在中国设立设计中心,以及设计一款“中国风”电动车的想法。在2021年4月份,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也曾表示“特斯拉准备在中国从0开始进行整车研发,其中新的产品将会有很多中国元素,并基于对中国消费者的研究,进行一些产品和功能设计”。

与专注于软硬件技术的研发中心不同,设计中心是整车定位的核心。以蔚来为例,蔚来汽车的外观、内饰、人机交互等都是在其慕尼黑设计中心完成的,工程开发、具体实施则由上海完成。外观、内饰、人机交互对人们驾驶体验的影响更为直观,且在汽车智能化的过程中,设计为车企技术的研发也提供了指导,如蔚来的人机交互系统NOMI就是在慕尼黑设计中心诞生的。

慕尼黑聚集了大量知名车企的设计中心,汽车设计人才层出不穷,但蔚来设计中心的工作人员也要经常到中国出差了解中国市场情况。蔚来如此大费周折的原因,除了要获得优秀的汽车设计人才和技术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方便日后在欧洲开拓市场。

特斯拉想针对中国市场研发产品,效仿传统国际车企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择。

中国是所有世界级车企都无法轻言割舍的市场,不少车企都在中国设有设计与研发中心,开发针对中国市场的车型,宝马、大众、本田等车企在中国均有研发中心,奔驰在中国的设计中心此前也在北京。

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突飞猛进,不少外资车企看到了中国在汽车技术上的发展潜力,现代汽车集团总裁兼研发部负责人Albert Biermann曾表示,凭借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的稳固地位,中国市场已经开始向技术创新转型,不少外资车企也开始在中国做起了研发工作。北京既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市场之一,也有大量的人才储备,在北京建设设计研发中心也有利于寻找相关人才。

即使特斯拉设计中心是否落地北京尚未定论,但小米、理想等公司在北京的加码,也透露出新能源和智能汽车北上的趋势,北京新能源战事正在升级。

小米将造车的主阵地放到了北京。结合此前的招聘动作看,小米正在积极抢夺北京的汽车人才。1月17日任命的小米汽车副总经理兼小米北京分公司政委于立国便来自于北汽。

自动驾驶、系统软件工程师等软件方面的人才更是小米关注的重点,近日有部分小米手机用户发现,在MIUI13开发版内测更新后,在“连接与共享”设置中发现新增了一项“CarWith”,似乎是小米的车机互联系统。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也对其产能提出了挑战。理想收购北京现代顺义工厂的主要原因就是产能。2021年,理想的销量为90491辆,同比增177.4%,当前能够使用的常州生产基地产能仅10万辆,已经无法满足理想的生产需要。2021年2月,李想曾在一封内部信中表示,2025年要完成160万辆的销量目标。

与此同时,北京现代产能过剩的问题突出,正在被理想改造的就是2019年暂停的第一工厂,出售闲置产能也是其解决产能过剩的方法之一。

可以看到,尽管具体的原因不同,但越来越多的车企在北京落地具体项目,填补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空白的同时,对北京地区的资源、人才的争夺也将愈演愈烈。未来,或将有更多车企看到北京乃至整个北方新能源研发生产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在北方投资。

据Mob研究院2021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消费者以一、二线城市为主,三线及以下城市份额提升,下沉趋势明显。东北、西北等北方区域分布仅3.5%,是消费者认知洼地。

如蔚来的工厂在合肥,小鹏汽车的工厂则在肇庆、广州、武汉;第二梯队中,哪吒的生产基地在桐乡、宜春、南宁,零跑汽车则在金华,威马在温州、黄冈,爱驰汽车则在上饶,清一色的南方城市,长江以北几乎看不到造车新势力的身影。

另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也更倾向于南方。以当前备受关注的电池行业为例,宁德时代总部位于福建,中航锂电总部位于常州,国轩高科在国内的研发平台分别位于合肥和上海,也都在南方。

作为北方汽车工业重镇的北京,近年来也一直在出台一系列政策,试图改变缺少高端汽车制造业的现状。

在2021年8月发布的《北京市“十四五”时期高精尖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中,新能源智能汽车被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具体到地区,北京亦庄为鼓励国内外新能源智能汽车整车厂投资,龙头企业最高可获1亿元创新资金支持,亦庄新城225平方公里规划范围在内的区域也都成为了政策先行区。

在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上,同样出现着“南强北弱”的局面。根据新车交强险数据,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前20的城市中只有北京、天津、郑州、西安4座北方城市,广东肇庆、湖北荆州、广东揭阳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增幅超过600%,除西藏等特殊地区外,销量最低的几座城市几乎都位于东北和西北。

北京也曾出现过有希望的新能源车企。受政策利好影响,早早入局的北汽新能源曾是北京新能源车企中表现相对不错的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