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经理冯明远9只基金跌超25%信达澳银新能源基金回撤达32%高管频繁变动意外“冯公”?

公募基金行业存在一种业态,如张坤、葛兰,大多数基金只知道这个人,部分基民只认这些头部基金经理,而不知其任职在哪家基金公司。正如基民对冯明远这个名字较为熟悉,每逢市场波动时刻,冯明远经常会发布一些观点,但市场对其任职的基金公司却较为陌生。

其实,冯明远任职于信达澳亚基金(原名:信达澳银),不过,今年以来赛道股风光不再,这批新生代基金明星头上的光环也逐渐黯淡。近期璞泰来公布的一季度财报让一位明星基金经理的持仓变动曝光。从该基金经理旗下产品业绩看出,被誉为公募“科技猎手”的冯明远去年以来的业绩并不好。

前几年赛道股大伙,很多基金经理借此成为圈内顶流基金经理,不过,去年年底至今股市大幅下跌,这些新生代明星基金经理的业绩似乎开始露怯了。而信达澳亚基金的冯明远也是其中的一个。业内人士表示,与其他基金经理有所不同,近年来冯明远独挑大梁,旗下所管基金规模超过信达澳亚基金总规模的一半。

指的关注的是,如果一个基金经理所占的份额过高,一旦该明星基金经理业绩大幅下滑,或者未来离任,这自然会对该基金公司的营收产生较大的影响。截至2021年12月31日末,信达澳亚基金管理的总规模为859.66亿元,冯明远管理的规模为458.53亿元,任职期间最佳回报269.11%。冯明远管理的规模占公司总规模的一半,这一现象自然也引发了外界对该基金公司“明星依赖症”的讨论和质疑。

据了解,冯明远毕业于浙江大学的工学硕士,曾任平安证券综合研究所研究员,2014年1月加入信达澳亚基金,任研究咨询部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16年10月19日起任职基金经理,至今5年多时间。2021年6月18日,冯明远被提升为信达澳亚基金副总经理。

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冯明远旗下所管理的12只基金,近三月的业绩亏损均超18%以上,有9只基金跌超20%以上。即使把时间周期拉长,近六月来也有10只产品跌超20%以上。今年来的业绩更差,12只基金均跌超20%以上,有9只基金跌超25%,今年来跌幅最大的是信达澳银科创一年定开混合A/C分别为-29.18%、29.20%。

从上述业绩来看,今年来冯明远的业绩并不理想,旗下所管理的基金可谓陷入亏损泥潭,尤其是冯明远最引以为傲的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股票基金的净值也出现大幅下跌。据悉,截至2021年12月31日,该基金总规模为174.77亿元,这也是信达澳亚唯一一只规模超过100亿的产品。

据天天基金网显示,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成立于2015年月31日,该基金是冯明远管理的基金中规模最大的一只基金,截至4月19净值估算3.9220,该基金近1月来收益率-11.77%,近3月收益率-23.52%,近6月收益率-24.87%,今年以来收益率-26.88%。

虽然在过去的三年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取得了不错的收益,2021年、2020年和2019年该基金收益分别达45.37%、59.88%、94.11%,不过,自2021年四季度末期,该基金的净值开始大幅回撤,2022年4月14日,该基金净值回撤达32%,这也是该基金成立运行以来,最大的回撤。

或许是由于市场的风格转换较快,曾经的热门赛道遇冷后,原本重仓押注该赛道的基金业绩自然受影响,而冯明远一直重仓押注的赛道是新能源以及5G概念股。据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璞泰来、中兴通讯、天齐锂业、法拉电子、东阳光、宁德时代、欣旺达、三利谱、中科电气、方大炭素。

第一大重仓股为璞泰来。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末,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持有386.84万股璞泰来,市值约6.21亿元;不过,从璞泰来的一季报看出,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选择了逆势加仓。截至2022年3月底,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持有406.12万股璞泰来,市值约5.71亿元。

信达澳银新能源基金在一季度加仓了19.28万股,但持仓市值却比去年底还低了8%。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该基金之所以一路增持,也与其股价一路走低有关。从该基金建仓时间和璞泰来的股价走势上看,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可以说是已经深陷其中。

据同花顺显示,自去年11月29日创下股价最高点以来,璞泰来一路下跌。2022年3月初最低跌至116.18元,区间跌幅42%,不过,截至4月19日,璞泰来的股价区间跌幅达29.87%。有基民质疑,冯明远所持有的基金有高位接盘嫌疑。

记者发现,不仅在璞泰来有高位持仓的操作,2021年三季度后,冯明远加仓或新开仓的不少股票买在顶部位置,以去年四季度开仓的中兴通讯为例,2021年四季度冯明远大举持有1184.91万股,持仓市值3.97亿元。不过,自2022年年初至今,中兴通讯一直处于下跌状态,区间跌幅达32.54%,一旦中兴通讯继续下跌,而同时冯明远认输出局,预计会产生上亿元亏损。

此外,还有另几只股票,东阳光、欣旺达、方大炭素,冯明远分别加仓了327.65万股、605.89万股、1043.15万股。而2021年四季度,东阳光、欣旺达、方大炭素的股价处于高位区间。类似的股票不知一只,这从冯明远现任基金收益率走势上看一目了然。

虽然冯明远旗下基金业绩持续下降,但按照冯明远的管理规模,他每年为公司实现的管理费收益高达6亿元,他本人则照样可以拿到数千万元的业绩激励和分红。而相比之下,那些持有该基金的基民却惊呼,怎么跌的这么惨啊?能不能负责对待,你把我们的钱当儿戏吗?

近期信达澳亚动作频频,先是发布一则变更公告,再有就是高管频频换人。3月23日,信达澳银基金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外方股东的实控人变更,公司自2022年3月21日起正式更名为“信达澳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澳亚基金”)。英文名称保持不变,仍为“CindaFundManagementCo.,Ltd.”。

同一时期,信达澳亚基金法定代表人由祝瑞敏变更为朱永强。在给持有人的信中信达澳亚表示,近年来资本市场机构化、国际化的特征日趋明显,此次更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动作”,旨在全面提升公司发展格局,迈出国际化的坚实步伐。

据悉,本次更名源于近期外方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变更,更名后中澳合资的性质不变。信达澳亚基金表示,上述公司更改法定名称事项,已按有关规定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将按照相关规定,向证监会申请变更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

更名后,法律主体和对外法律关系不变,原有合同、业务项下的权利义务不变;公司后续将对旗下已管理和已获批未募集的产品进行更名并公告。据了解,信达澳亚基金成立于2006年6月,是国内首家由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控股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是澳洲在中国合资设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

信达澳银成立之初总经理为李克难。李克难为公募老将,2002年,他曾任湘财证券副总裁,领命完成湘财合丰基金(泰达荷银)筹建。2004年,他负责筹建信达澳银基金,经过两年的筹备终于于2006年顺利开业。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