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魔幻!头部电池厂业绩暴雷车企卖车亏钱锂电产业链的钱被谁赚走了?

一边厢,头部效应依然明显,宁德时代、比亚迪牢牢占据市场大头。在电池装机量激增背后,除了利润的大爆发,还有忙得像陀螺般的电池厂工人。另一边厢,资本正加速涌入这一赛道,不仅电池概念越来越香,且在车企和科技大厂的投资下,二三梯队的电池企业正酝酿更大的变局。玩家增多,电池厂间抢人大战也愈演愈烈。而在电池技术、市场风向不断演变下,不少“高校天坑专业”正在被唤醒。

即日起,时代财经汽车频道推出专题“风口下的电池行业:一场关于钱和人的战事”,一起看尽动力电池江湖的“刀光剑影”和“快意恩仇”。

“未来的市场,属于有资源保障生产的企业。”近期,某头部矿商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在锂价飙涨背后,锂这类被誉为“白色石油”的新型战略资源,正在产业链中引发魔幻剧情:一边厢,上游盈利暴涨,另一边,下游却直呼赔本赚吆喝。对此,有业界人士认为,此现象若长期持续,并不利于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新能源汽车行业。

不过,在真锂研究创始人、总裁墨柯看来,锂电产业周期性很强,这是正常现象。“往前看两三年,部分上游矿商还处于亏损状态,他们在一个周期内可能更多是赚两三年的钱,然后其他时间处于薄利或亏损中。”5月5日,墨柯向时代财经指出,“将时间线拉长,当前问题只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遭遇的小调整,无需过度放大这种焦虑,而是需要有针对性地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让整个产业在周期性的波动更小,更利于产业发展”。

近日,某矿商内部人士同样向时代财经表示,“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锂电产业的周期性或将减弱,未来的周期调整可能波动会更小、时间更短。”

纵观当前的动力电池产业链,在锂价暴涨压力传导下,越往下游的企业似乎挑战越大。

整车厂方面,受电池等原材料价格飙涨因素影响,今年已有近30家车企、超50款新能源车官宣涨价,涨幅从数千元至几万元不等。此外,原本市场表现不错的奔奔E-Star国民版车型及欧拉黑猫、白猫等部分A00级电动车,年内也相继停止接收订单。欧拉汽车CEO董玉东此前称,当前背景下,欧拉黑猫每卖出一台车亏损高达万元。

而产业链上话语权更强的动力电池企业,一季度业绩普遍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根据财报数据,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等电池企业今年一季度营收增速均在120%以上,但同期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23.6%、32.79%、19.43%。其中,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的净利润率分别为0.82%、7.73%。此前被梅赛德斯-奔驰相中的孚能科技,同期营收增速达317%,但净利润却为-2.44亿元。

“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导致。”对于净利润下滑,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宁德时代解释道。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一些重要客户已经明确提出了价格红线,超过一定的价格可能就做不下去了。”双重压力下,动力电池企业的情况不算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孚能科技在2020年和2021年持续亏损,其内部人士此前在向时代财经展望2022年发展目标时表示,“希望2022年毛利率为正”。但从其目前境况看,该目标较难实现。

再往上游,动力电池的材料商中个别企业净利润增速虽不及营收增速情况,但整体表现强于动力电池企业。数据显示,负极材料龙头贝特瑞、正极材料龙头杉杉股份、隔膜材料龙头星源材质、电解液龙头天赐材料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增速均在70%以上,净利润率分别为11%、16%、25.15%、29.07%。

最上游的资源商,则占据了当前锂电市场利润的大头。以国内市场规模最大的两家锂电矿商——赣锋锂业、天齐锂业为例,今年一季度,前二者营收增速分别为233%、481%,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40%、1442%,扣非净利润率则分别达到57.81%、53.89%,远超下游任何一个环节。作为参考,天齐锂业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79亿元,2020年为亏损18.34亿元。

在一季报中,天齐锂业将扣非净利润率大幅上涨的原因归结为报告期内毛利增加所致。据称,其锂精矿自给率达到100%,可通过格林布什等矿场场获得稳定的低成本优质锂原料供应,成为锂精矿方面成本最低的生产商之一;为现有的工厂及未来产能扩张项目提供了低成本且可靠的上游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份,澳洲锂精矿企业Pilbara将锂精矿拍出2240美元/吨的价格,折合电池级碳酸锂成本约为15万元/吨。今年4月末,该公司新一轮拍卖价格为5650美元/吨,折合碳酸锂成本约为38万元/吨。

“Pilbara的拍卖价格噱头意味更重。实际澳洲、南美的锂精矿大多通过长协订单被包销至国内,价格远低于前述拍卖价格。”业内人士表示。另有数据还显示,目前锂精矿市场主流价格约为3100美元/吨左右。

生意社数据显示,2021年初,国内市场中,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在5万元/吨左右,而今年3月却一度攀升至52万元/吨左右,涨幅超过900%。国内碳酸锂等锂盐价格与制作成本之间的差值,给了天齐锂业等一线资源商极大的利润空间。

“我国锂资源对外依存度在7成左右。2019年,海外的锂矿商、矿商经历了一轮破产潮,叠加后续疫情影响元气大伤,而2020年以来,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爆发得太突然,上游产能远远跟不上需求。”某矿商内部人士进一步解释称,“虽然国内资源商在2020年下半年就已经逐步上马扩产扩建项目,但时间周期在两三年左右”。

上下游供需不匹配是当前锂价扶摇直上的主要原因。但产业链下游的整车厂、动力电池厂人士则表示,碳酸锂等锂盐市场有“投机倒把”的因素存在。事实上,据时代财经了解,碳酸锂行情一路看涨,近一年半涨幅超过900%,市场确实存在也会催生一部分投机者。

“察觉到市场行情向上时,会囤积一部分原料及锂盐产品,观望市场,并不着急出手。时值年底,大家基本上属于试探性报价,因为就算报价了也很少有人询价的,43万元/吨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其实也还好,要知道在2020年底,碳酸锂一吨也就4万元左右。”今年2月下旬,南方某锂盐商李超向时代财经透露。据时代财经观察,在今年1月下旬,电池级碳酸锂主流市场成交价尚在40万元/吨以上时,该公司便已经将锂盐价格推至43万元/吨,在4月份也一度将价格报至50万元/吨的高位。

天齐锂业、赣锋锂业是国内规模最大的两家资源商,但他们的市场份额合计不到整个行业的50%。以碳酸锂市场为例,我国碳酸锂市场格局较为分散,产业集中度远不如动力电池行业。根据SMM统计,2021年,我国碳酸锂行业CR5接近40%,CR10略超45%。

尽管赣锋锂业、盛新锂业、雅化集团等企业的直销率达到100%,天齐锂业直销率在2021年末也提升至约86%,能够将自身产品最大程度交接给真正有需求的下游客户,减少中间商渔利,但较为分散的行业格局,也给了李超等人较大的操作空间。

此外,有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规模较大的矿商、材料商的产能早已被下游的龙头企业锁定了,真正能流通到市面上的矿石或锂盐相对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