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禁售燃油车后这个春节海南如何通过补能“压力测试”

爆竹贺岁,新桃换符。在政策调整后的第一个春节,人们出行游玩、享受节日的美好愿望被重新激活,各个旅游城市也迎来了一波游客高峰。

根据海南省交通厅发布的数据显示,春运前十天(1月7日至16日)通过琼州海峡进岛的小车(可理解为7座及以下乘用车)达10.6万辆,同比增长116.78%。

大量车辆来到海南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补能问题与解决方法的探讨再次被激发。作为首个提出禁售燃油车时间表(2030年禁售燃油车)的省份,海南省的新能源车补能会有什么样的表现?随着新能源车辆不断增加,又有什么样的技术能帮助用户更高效迅速地进行补能?

据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月7日至16日琼州海峡轮渡进出岛实航2334个,运输旅客92.4万人次,同比2022年增长42.36%;其中通过琼州海峡进岛旅客48万人次,同比2022年增长85.26%;车辆13.2万辆,同比增长66.42%,其中小车10.6万辆,同比增长116.78%。

交通运输部检查组披露的数据显示,预计今年春运进出岛客流总量约870万人次,同比去年增长13.6%。

1月16日-1月21日,记者曾多次驾车往返三亚市与陵水县,在海南环岛高速近三亚路段多次经历拥堵,其中大茅隧道拥堵频发。三亚市区大东海旅游区附近也时常拥堵。三亚市区与三亚凤凰机场之间道路也在下午、晚间出现拥堵情况。

海南省陵水服务区外三公里的椰林服务区,此处油车加油数量较多,但充电桩均处于闲置状态,有油车占位。 摄/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昊天

在三亚东北方向第一个高速服务区陵水服务区,更是出现了车位不足、加油站排队排出高速区的现象。记者的车辆也遭遇了被排队加油的车辆堵住无法离开的状况。

相比于加油站的“窘迫”,在对充电站的探访中,记者感受到新能源车用户们的用车压力似乎并不算大。

在陵水服务区,带着一家三口出门旅行的郑先生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他从浙江坐飞机到达三亚,选择租用了一辆小鹏P7出行。近三天的充电体验较好,晚上充电排队车辆较多,白天更方便一些。他的车在一般充电桩(功率60千瓦/120千瓦)充电一个小时基本就能完成补能。

“虽然海南堵车稍微有一些严重,但感觉电动车的使用体验还是很不错,续航掉得不多,整体的充电基础设施也都比较充分。”郑先生如是说。

贝壳财经记者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走访时则发现,城区充电站密度较高,充电站较少出现“坏桩”和“僵尸桩”,也会特别贴出“充电车位,禁止占用”等提示标语。“充电很方便,到处都可以找到充电桩,有一些村里也能找到充电桩;纯电动车综合使用成本比燃油车低很多,夜晚错峰充电价格较低。”陵水出租车司机周师傅如是说。

在相对便利的补能条件背后,是海南省对充电换电工作的支持。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新能源汽车发展与监察处处长徐涛日前公开表示,为保障新能源汽车的加速普及,海南正滚动推进新能源汽车充换电“一张网”建设,自2019年到2022年底,海南新能源充电桩从5600个增加至66000个,全省充换电站已超过200座。

在三亚凤凰机场通往三亚市区一个南网电动布局的充电站处,贝壳财经记者见到了数量较多、正在充电的新能源车。一位司机师傅表示,此站是三亚机场出来后距离较近、规模较大的一个充电站,白天因为价格便宜所以还有一些空位,但是到了晚上,就会有司机“一圈一圈”地转悠,寻找充完电的空位空枪。

三亚凤凰机场附近充电站,左侧为尚未建设完毕的充电桩,右侧为正在充电的新能源车 摄/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昊天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该充电站还有几十个正在建设的充电桩,司机师傅表示,这正是为了增加充电桩服务能力而进行的扩建。

在走访大东海旅游区附近的一个充电站时,餐饮从业者孙先生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他的车是刚租的,用来为这个月的“旅游热”买食材。但这款车目前只能慢充,无法快充,同时在电价、服务费价格较低的晚上也会遇到车辆排队的情况。

夜晚,贝壳财经记者再次探访了三亚凤凰机场附近充电站,虽然已是夜里12点,但前来充电的车辆甚至比白天还多。

夜间12点,三亚凤凰机场附近充电站已有大量充电中的新能源车,左侧尚未启用的充电桩车位上还有在等候的车辆 摄/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昊天

网约车司机李先生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晚上12点以后的充电费用比白天高峰期能便宜一半;很多网约车宁愿排队,也会在夜里进行充电。

但相对而言,在陵水晚上充电站整体情况与白天基本类似,并未出现排队等候的现象。以陵水高铁广场的充电站为例,晚上9点多并未出现排队情况,仍有空余充电桩。

晚上9点多,陵水高铁站充电站仍有正在充电的车辆,但也有部分空余充电桩。摄/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己一般会在晚上收车前或早上出车前充电;后半夜虽然价格低,但太晚收车会影响第二天出车,自己不会选择后半夜去充电站充电,但车队有一些司机的确会在夜里去充电站充电。

中国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指出,为了减少用户的补能压力,政府对于海南省的新能源汽车的推广支持力度较大,在充电方面,2021年底的车桩比就已经达到2.5:1(同时期国内车桩比约为3:1),目前包括房地产开发的时候都要求小区充电桩的数量配比达到一定要求,此外在环岛高速加油站、商业网点等都加速充电网络布局。

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补充称,海南省车桩比较高也是政策扶持的成果,例如高速公路不收取高速费,这对于充电桩的布局会有很大的影响,更为私营充电桩运营商的布局提供了方便;另外南方电网等企业也给予充电桩运营商一定的利好,为海南打造一个比较好的充电环境。

“在推广充电桩布局上,海南有两大优势。”汽车分析师梅松林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分析称,“一是人口密度相对较低,有充足的土地供充电桩建设;二是海南公路交通有特点,环岛、南北和东西三个交通大动脉,充电桩建设应该围绕三个大动脉充分建设。”

在走访海南三亚、陵水市区郊区高速服务区等地后,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海南省的新能源补能条件较为完善,电动汽车充电排队情况并不常见。但在部分交通核心区域、旅游热门区域,仍存在一定充电压力。

徐涛表示,到2022年底海南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突破18万辆,保有量占比从2021年的7.2%提升至超10%,跃居中国省级地区第二,私家车的新能源车市场渗透率超过40%。换句线辆是新能源汽车。

早在2019年3月,海南省就发布了《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成为全国率先提出2030年“禁售燃油车”时间表的省份。

作为全国第一个明确2030年前禁止销售燃油车的省份,海南的新能源车发展似乎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表示,海南能率先推出燃油车退出的加速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