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被抓工厂空无一人昶洧靠什么骗走60亿元投资?

从2015年在德国法兰克福车展亮相,这家号称台版特斯拉的车企便一直在各大媒体上宣称「年底量产」。如今7年过去,江西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已经成为被执行人,整个厂区除了看门保安之外,空无一人。

2014年,贾会计乘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东风,将PPT造车技艺拉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一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直接烧掉了投资人400多亿元。在这之后,无数PPT造车项目一波又一波地涌现出来,不管是「吊打特斯拉」,还是「脚踢比亚迪」,它们之中的每一个都自诩天赋异禀的黑马。

当然,结局都是相同的,要么压根造不出来车,要么造出来一堆高配「老头乐」。

沈伟生于中国台湾,是昶洧新能源汽车的主要推动者,也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作为一家新能源汽车的老板,他并非技术出身,而是更擅长资本运作、企业并购和公司重组。这一点上,和我们熟知的贾会计有比较大的相似之处。

2005年,沈伟曾代表日本私募基金AMG(Asset Managers Group),参与了台湾劲永国际的并购和重组,并以3倍的获利价格成功转手,从此名震台湾地区。

2011年,沈伟敏锐地嗅到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大势,他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想创办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彼时,台湾的一家生产电动工具和相关配件的上市公司——力武机电,因业绩不景气,不但亏损严重,市值也跌到了6亿多新台币。

此后,在资本市场一顿骚操作之后,沈伟成功吃下力武电机,成为该公司的董事长。拿下公司的第二年,沈伟将力武电机正式更名为「昶洧」,并对外宣布开始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与生产。

为了证明自己与汽车产业的谜之缘分,沈伟还专门在Facebook上表示,他从小便十分喜欢汽车,大学时期还曾与同学凑钱购买了一辆二手的「雷鸟(Thunder Bird)」汽车。不仅如此,他在2005年时,还在大陆的同捷汽车担任副董事长,经常与研发人员探讨技术问题,对于汽车的设计和结构拥有较为深刻的认知。

话虽这么说,但对于大部分以产品和技术为导向的公司来说,公司领导不懂技术确实是一大灾难。

在之后的几年里,沈伟所领导的台湾昶洧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2015年还一度出现净值过低的情况。为了美化财务报表,也为了给股东一个交代,沈伟在台湾的台中市专门开了一间拉面馆,就只是为了创造公司有营收的假象。他这一举动,也在台湾地区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

也是在同一年,沈伟突然宣称握有价值40亿元新台币的GPS专利技术,并以该技术作价,换取了昶洧100%持股的香港TPHK公司股权。这使得昶洧的持股比例大幅降低,也失去了对香港TPHK公司的控制权。

事情还没完,在之后的几年里,沈伟要求昶洧陆续和香港TPHK签订了电池包专利使用权、代理销售电动汽车权、零部件采购等三项大型采购合同,公司的大量资金也因此流向TPHK。实际上,这份合同中连最基本的项目清单都没写清楚,公司所采购的也是沈伟所编造出来的服务和产品。为了进一步掏空昶洧现金,沈伟还以特别奖金等名义,将4000余万新台币支付给香港TPHK等多个公司。

一系列操作完成之后,沈伟再次将公司更名,从「昶洧」变成了「淳绅」。至此,最初的力武电机经历了三次更名,分别是雷神——昶洧——淳绅。没人知道,沈伟这样频繁更名是为了什么。

2019年淳绅的股东大会上,沈伟为了防止掏空行为被发现这些,在企业年报上下了手脚,将应该揭露的董事薪酬等内容进行虚报,使股东无法透过年报得知沈伟薪酬方面的线月,沈伟的行为败露,他被台湾地方政府扣押,并指控其涉嫌掏空昶洧4.8亿元新台币。检方派人搜查了昶洧公司及沈伟的住处,并约谈沈伟夫妇等12人。随着他一系列行径的曝光,昶洧,或者说淳绅的新能源之路也就此终结。

「风头正劲」的台湾昶洧来到了祖国大陆,沈伟以台商的身份想在大陆开设新能源汽车制造厂。他*打算在浙江滨海新城建厂,但浙江地方政府在多次接触和调研后,没有与其签订合作协议。

间隔2年后,沈伟将目标瞄向了新能源行业投资正热的江西赣州。之所以选择江西,是因为当时江西正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仅在2015~2017年间,就引进了18项新能源投资项目。

通过2个多月的沟通和协商,台湾昶洧和江西赣南基金签署了新能源汽车合作协议,成立江西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这份合作协议中,计划总投资金额60亿元,由赣南基金提供场地和资金,台湾昶洧则以价值12.8亿元人民币的10个专利进行入股。

到底是什么专利这般值钱?沈伟在接受媒体采访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昶洧的汽车比特斯拉更加先进,底盘完全自主研发,电池技术大幅*三星,电机则找保时捷代工。

由于缺少相关资料,我们无法得知昶洧汽车的真实专利情况,但从企业的研发投入的角度,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根据公开的数据,从2014~2017年,特斯拉的研发投入为350亿美元,比亚迪为18.93亿美元,昶洧则仅有300万美元。而且,在这个时期里,昶洧没有招聘技术员工,也没有建设任何工厂,仅凭300万美元的研发投入,就做出了12.8亿元的专利,孰真孰假,想必大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对于外界的怀疑,沈伟一贯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些聒噪的质疑声音,只不过是一帮不懂技术的人仰仗着传统商业评价体系,试图对一家冉冉升起的新能源新星进行阻拦。

昶洧的*款车为大型四门轿跑,入门配置定价为50~60万元人民币,其外形设计专门邀请了意大利著名设计公司Zagato操刀。在这个「蚊香」一样的Logo后面,据说塞满了近400多项昶洧独有的专利技术,以及强大的电池系统和模块化的底盘。

在试乘环节,昶洧没有将车辆放在赛道里,而是仅在狭小的会场中,带着记者朋友慢速兜圈。有眼尖的记者还发现,虽然昶洧中控拥有三块大屏幕,但汽车在行驶过程中,仪表盘上的所显示的速度与真实情况并不对应,只是一张「不那么好看」的界面图片而已。尤其是中间那块屏幕,还因为系统重启,不小心进入了英特尔的BIOS后台。

这辆拥有鲶鱼前脸外形的车,是昶洧目前为止有且仅有的一台现车,它跟随着沈伟辗转法兰克福、北京、上海、香港和台湾等多个城市,完成了好几场发布会的亮相。

不同于其他新势力造车企业,昶洧在发布会之后便再无音讯,不管是研发进度、工人招聘,还是生产线建设、量产计划等,其从未对外公布过。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个搞企业并购的会计,带着一帮搞电动工具的员工,靠着拉面馆苦苦支撑财报,仅凭这样就想吊打特斯拉?

在与保安交谈的过程中记者得知,整个工厂已经人去楼空,仅剩一名保安留守看门。而在公司的入口墙上,贴满了法院的被执行通知书。

搜索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我们可以看到该公司已经被打上「失信被执行人」的标签,自身风险高达140项,司法案件71件,债务债权风险也有48项。

在2016~2017年同步开始造车的企业中,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