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价格就像菜市场的猪肉涨跌不定

自2022年9月至今年1月五连降之后,近日特斯拉又开始转头涨价。据特斯拉官网显示,2月10日、2月17日,特斯拉两次调整不同版本价格,两次均涨价2000元。

对于特斯拉的频繁调价,有人已经麻木,有人则是满脸的问号。一个共识是,特斯拉1月份的大降价是因为市场需求放缓,为了提升销量和拉动股价上涨的“不得已”手段。从数据上来看,此前的降价效果可谓立竿见影,特斯拉一月份无论是销量还是股价,都收获了亮眼的成绩。

让消费者直呼看不懂的是此次的微涨。没人知道特斯拉是为了进一步“逼单”,又或者只是为了单纯的提升利润,甚至是为了让消费者“习惯”调价。无论哪一种说法,可以确定的是特斯拉这条鲶鱼把“水”搅得更浑了。

问题在于,特斯拉超高的毛利足以支撑其频繁调价,但其他玩家又该如何?跟或者不跟,都令人头痛。

今年一月,特斯拉中国对旗下的以及Model Y进行过一次调价。其中,Model 3后轮驱动版起步价调整至22.99万元,双电机高性能版售价调整至32.99万元;Model Y后轮驱动版本起步价为25.99万元,双电机长续航版本售价为30.99万元,双电机高性能版本售价为35.99万元。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特斯拉降价幅度太大,已达到历史最低价格。如此大的降价幅度,立刻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反应。

一方面,对于刚提车的车主们来说,不到一个月就“亏”了三四万,这显然难以令人接受。因此,伴随着一阵维权风波,特斯拉也遭受到不少人的谩骂。

但另一方面,对于正好准备买车的消费者来说,这又毋庸置疑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能够看到,特斯拉大幅度降价立刻引燃了不少消费者的购车热情,汹涌的订车热潮一度让特斯拉官网被挤爆。

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1月,特斯拉中国销量为66051辆,环比增长18%,同比增长10.4%,系其历史最好成绩。其中,特斯拉Model 3的1月销量为12659辆,同比增长327.7%。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2022年第四季度财报电线月的订单情况要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强劲,目前的订单增长速度几乎是生产速度的两倍。”

与销量的“起飞”呼应,自今年1月国产车型大幅降价以来,特斯拉股价反而大涨,涨幅已达90%以上。

消费者们偷着“乐”,造车新势力们躲着“哭”。特斯拉的降价突袭,让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遭到了重创。从各家车企陆续公布的1月销量数据来看,新势力车企1月销量集体遇冷。

其中,小鹏去年12月月交付量刚回到1万多的水平,今年1月又退了回去,月交付量仅为5218辆,同环比均腰斩。哪吒也出现大幅下滑,1月交付量为6016辆,同比下滑45%,环比下滑22%。更让人意外的是零跑的暴跌,其1月交付量仅有1139辆,同环比降幅均超80%。

虽然这与春节假期、国补取消这两条因素也有着密切关系,但不可否认,特斯拉大降价带来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

不少网友笑称特斯拉推出的是“时令价”,就像蔬菜水果一样,不一样的月份价格不同。在大幅降价之后,特斯拉又开始玩起了“小动作”。

2月17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国产特斯拉Model Y长续航版、高性能版均涨价2000元。调价后,Model Y长续航版涨至31.19万元,预计交付日期需2-5周;Model Y高性能版涨至36.19万元,预计交付日期需1-4周。

这是进入2023年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上的第二次涨价。就在2月10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后驱版涨价2000元至26.19万元。预计交付时间为2-5周。

2月12日,特斯拉美国官网显示,Model Y高性能版价格上调500美元至58490美元,长续航版本价格无变化。而在本月初,特斯拉已将美国市场Model Y长续航版上调了1500美元至54990美元,高性能版上调1000美元至57990美元。

对特斯拉此次调价的行为,有人觉得“见怪不怪”,也有人直呼看不懂。相比前者,后者更为在意的是,为什么只调价2000元?又为何只涨Model Y?

首先,特斯拉主要考量订单量和生产量的平衡。订单量跟不上就涨价,订单不够了那就降价。上一次大降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特斯拉的订单已经基本耗尽,不降价吸引订单工厂就有可能停摆。而这次需求够了,并且生产不及,那就通过涨价来增加自己的利润。

有业内人士认为,Model Y涨价或是为了提升Model 3的吸引力进而促进其销售,因为Model Y和Model 3使用的是不同的生产线需求不足会造成产能的浪费。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目前Model 3是特斯拉的入门级车型,买Model 3的消费者也大多对价格敏感,相对而言,买Model Y的消费者则更看重特斯拉品牌,降价会让消费者觉得有损品牌价值。买涨不买跌,涨价或许更能提升这类消费者的购买动力。

无论是什么样的说法,能够肯定的是,调价已成为特斯拉主要的营销手段,不管涨价还是降价,都是为了拥有更多的“订单”。

特斯拉已成公认的行业“鲶鱼”,频繁的价格调整,便是这条鲶鱼的“大杀器”。

此前的大降价对国内的新能源车企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尤其是在国补取消、原材料价格昂贵的情况下,一直徘徊于盈亏线附近甚至大幅亏损的新能源车企们,跟着降价能保销量,但没了利润可言,不跟着降价能保单车利润,又确保不了销量。

左右为难,降不降价都很受伤,这是特斯拉大降价后新势力们的普遍写照。好的一方面是,在足够的品牌优势和强劲需求下,也有不少新能源车企能够很好的应对,比如开年以来比亚迪、广汽埃安等品牌纷纷“官涨”。

但无论是蔚小理这些新势力,还是比亚迪、广汽埃安这些较为强势的品牌,在定价的可操作空间上,都无法与特斯拉比拟。

由于出色的成本控制,毛利率方面,2022年最高峰时刻,特斯拉单车毛利率一度高达32.9%。到1月25日特斯拉公布的2022年第四季度财报,其中单车毛利率依然高达25.9%,远高于比亚迪2022年第三季度15.89%的毛利。

乐观来看,特斯拉此次涨价或许能够缓解国内新能源汽车厂商的压力。但此次涨价后,还会不会降价成了车企和消费者们共同关心的问题。事实上,特斯拉降不降价,更多的还是取决于市场竞争的情况。只不过,目前的“主动权”还在于特斯拉,这对于国产新能源厂商来说,仍然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剑。

正如硬币具有的两面一样,鲶鱼效应也有利弊双面。特斯拉给国产新能源厂商带来压力的同时,何尝又不是一种动力。不断把水搅浑的特斯拉,也会起到刺激作用,让国产新能源厂商更用心、更努力的造好车,从而提升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各方面水平。

此外,如今的新势力车企门已经不再遵循传统车企的价格调整模式,直营模式让车企们收回了市场终端的定价权。但上游成本、车型变动等任何左右产品定价的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