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圩、陈清泰、欧阳明高:关于新能源革命的7个洞察

新能源革命产生的能量波,正在猛烈撞击着新汽车时代的各方面,从软硬件到产业链到政府,再到人们的头脑。

在全球能源变革和迫切需求科技创新的背景下,电动化、智能化、芯片、自动驾驶与低碳等这些原本分属多个领域的话题,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融合。新能源赛道不仅具有广阔的商业前景,也正在重新定义人类的生活方式。

重新定义的,还有产业链。眼下,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亟待升级,其中,技术发展走向何方、市场格局是否被颠覆、补贴政策是否延续、产能是否过剩、动力电池供应何时缓解、政府应该用哪种方式参于新能源产业招商引资等,都是横亘在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面前的问题和挑战。

2月17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3)专家交流会在京召开,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中国电动车百人会副理事长、电动汽车充电设施联盟理事长董扬,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常务副秘书长刘小诗等出席会议,就上述话题进行探讨。

针对市场颇为关注的新能源补贴退坡所带来的影响,苗圩表示:“会对1月份乃至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销售带来不利影响。政策退坡之后,市场会有一段时间的萧条期,但影响不会比2019年更大,新能源渗透率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

今年1月,新能源汽车补贴终止,“鲶鱼”特斯拉率先降价搅动市场,叠加新年假期,以及上一年底冲量透支,让1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以腰斩收官——分别为42.5万辆和40.8万辆,环比大幅下降46.6%和49.9%。

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汽协)并不乐观给出预警——整个一季度我国汽车工业稳增长任务依然十分艰巨,国内有效需求不足,致使汽车消费恢复比较滞后,需要政策持续提振。

新能源行业发展得如此之快,引起了业内对产能过剩的的担忧。“新能源的整车特别是乘用车将会出现一次灾难性的产能过剩!”2022年4月1日,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表示。

提出相似观点的,还有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他曾表示,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15年前后,由于当时政府补贴较高,大量资本疯狂涌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企业纷纷扩产,造成产能严重过剩。

“新能源汽车对燃油汽车是替代关系,真正要控制的是燃油车的产能过剩。”针对当下新能源汽车有投资烂尾的情况,苗圩表示,目前新能源汽车总体上看产能不存在过剩问题,但有些地方、有些企业产能是过剩的。

此外,苗圩认为,地方政府不能成为投资主体,避免出现“外行管内行”的低水平情况。目前,行业100多家造车企业会随着市场升级面临新一轮淘汰考验,造车就要有用真金白银往里砸的决心和底气,“画大饼”“空手套白狼”的年代已不复存在。

针对电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欧阳明高表示,中国的动力电池目前领跑全球市场,全球70%的动力电池产能来自于中国企业。

“技术提升、高质量发展,是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两大特点。”欧阳明高认为,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和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都可被看作上述特点的市场体现。

他预测,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开始下降,并在后续几年内回归正常,预计价格将维持在30万元至40万元/吨区间。

去年年底,实施十多年的“国补”退出历史舞台,对今年1月甚至是上半年的车市会带来不利影响,但,不会超过2019年的退坡影响。

一方面是因为这次退坡的金额比较小,另一方面是很早就向市场做出预告。所以,从以上角度来看,影响是可控的。

另外,这次退坡因为3年疫情进行了延续。为了弥补退坡带来的不利影响,政府已经提前出台双积分办法。从个人角度来讲,建议“国补”还应适当延续一年,制定政策要系统性通盘考量,而不是一年一预告,这样可以让市场和企业提前有所准备。

我记得,2021年有一个媒体报道:现在新能源汽车产能已经达到1000万辆了,可是当年的产量只有300万辆,产能不是严重过剩了吗?

可是,大家没想到,转过年来,新能源汽车发展到700万辆。如果没有2021年年底1000万辆的产能,去年如何造出70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呢?

所以,从总体上来说,这些年新能源汽车在快速增长,传统燃油汽车之前低速增长,甚至连续3年下降。新能源汽车对燃油汽车完全是替代的关系。真正要控制的,是燃油车的产能过剩。这是不争的事实。

怎么样把过剩的燃油汽车的产能转化成新能源汽车,把它利用好、处理好,这才是主要问题。

去年我国2700多万辆的汽车产量,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达到25.6%,我估计,今年新能源汽车很有可能增长超过30%,超过30%也就是900万辆,甚至有可能要达到1000万辆。

如果新能源汽车产量为900万辆,按照80%的产能利用率(这是很高的),那就应该有1120万辆的产能,才能满足今年的需求。而且,产能建设需要有一定的周期,还得考虑明年、后年以及未来的发展。所以,新能源汽车产能在中国目前阶段不存在过剩。

当然这么讲是从总体上看,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地区可能产能是过剩了,有些企业也是产能过剩。想要平均达到80%的产能利用率,也不是各个企业齐步走。

现在还有一个情况:有一些地方政府确实越过了政府的边界,急于去招商引资,特别是招新能源汽车的新项目。这里面,有的做得很成功,但有的出现了很多浪费,最后把自己陷进去。

比如说,2016年以来新建的苏州前途、淮安的敏安等企业,产能利用率都低于5%。另外,像赛麟、拜腾、汉腾等这些项目基本上已经倒下。

有地方政府过于迫切,其中有的是土地不要钱,有的甚至代建厂房、代买机器设备,这不是地方政府应该做的。

还有的地方政府由财政出钱,吸引社会资本,建立了产业投资基金,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用财政风险投资的方式。但是,地方政府不能作为第一大股东,因为不懂汽车,也不会管理汽车,无非就是手里有点钱。地方政府如果要做风险投资,最好不要做领投而做跟投,这样可以规避风险。

新一届的各个地方政府都要启动内需。今年的经济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很多省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到了,要进一步招商引资搞大项目,包括新能源汽车的项目。

新能源汽车厂家目前确实很多,但100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在竞争中一定会优胜劣汰,最后集中到几家头部企业,不断地出现要新进入的和新上产能。

已有新能源汽车资质的企业,在新上产能时,可以看一看现在的产能利用率是多少。如果只有百分之几、百分之十几,那没必要搞那么多的大项目,先把现有的产能利用好。比如说设定一个80%(我认为80%太高了,设定个70%、60%)的产能利用率,因为我们还要发展,还要运作出这个发展的时间和空间。如果产能利用率太低了,就不要再去新建。

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注册制改革给我们启发。过去,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实行审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