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21|能源杂志:新能源降速?@20232

在疫情、合规审查和上游价格上涨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之下,2022年多数央企新能源装机增速不达预期。对投资企业而言,规模扩张正让位于收益率保障,未来新能源产业将如何发展?

国家能源局近期公布的电力统计数据让业界深感意外。2022年全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出现了大幅下滑,这是自2015年以来,中国风电装机出现的首次负增长。

1月18日,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22年全社会用电量、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显示,从基建新增发电装机容量指标来看,去年风电新增装机37.63GW,同比下滑21%,低于业界预期。去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达87.41GW,同比增幅约60%。

虽然光伏新增装机创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但从增长的㐀构上看,分布式占了新增总量的约三分之二,地面集中电站仅为三分之一。这是继去年新增分布式电站首次超过集中式之后,分布式发电的又一次爆发。这一方面反映了市场对分布式电站的热捧,另一个也暴露出一个事实,即地面集中式电站并网不及预期,遭到冷遇。

2020年9月,中国首次面向全球做出“30.60”碳达峰碳中和承诺;同年12月,宣布到2030年风电、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2亿千瓦以上,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达到25%。

为践行“双碳”目标,作为我国电源开发的主力军,五大发电集团纷纷加码新能源,企业制定了诸如“十四五”新能源发展目标。五大发电集团都在不断加快推进能源清洁低碳转型发展,将清洁能源作为主要的发力点。

2022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均公布了“十四五”期间风电、光伏装机目标。其中,国家能源集团2025年底之前新增风电、光伏装机7000-8000万千瓦,华能集团拟新增8000万千瓦,华电集团7500万千瓦,国家电投仅光伏要新增5000万千瓦以上。可见,实现“双碳”目标,对于这些央企巨头来说,新能源项目的开发在未来几年要全面进入快车道。

主导地面集中光伏电站开发的是国企和央企,在五大发电光伏装机中,集中式占比高达95%,而地面电站新增不及预期,从另一侧面说明他们遭遇一些新的挑战。据统计,2022年,五大电力新能源新增规模为57.12GW,约占全国新能源新增总量的45%。其中,华能集团新能源装机投产1295万千瓦,大唐集团投产782万千瓦,华电集团投产827万千瓦,国家能源集团投产1180万千瓦,国家电投集团投产1628万千瓦。

据智汇光伏统计,五大电力央企中,除国家电投之外,光伏项目均未完成规划的装机目标,整体完成率约为七成,超过16GW项目结转到2023年完成。对于发力新能源的发电集团来说,2022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多方面的原因造成了发电集团新能源项目并网的滞后。

2022年以来,全国疫情的发展超出了年初的预期,多地项目受到疫情的影响,产业链供应不畅,项目开工和完成进度被打乱,很大程度上干扰了新能源项目的完成率。“受到疫情影响,相关地方政府的审批节奏变慢了,直接影响了项目的开工”。一位央企新能源公司法规部负责人对《能源》杂志称。

以风电项目为例,2022年风电新增装机同比下滑21%,业内普遍认为,由于风电项目建设周期较长,2022年风电项目吊装、并网量受到疫情等因素拖累。

除了受到疫情的影响,2022年也被称为是“央企合规年”,即相关审计部门加大了对央企新能源项目的专项合规审计,使得很大一批项目难以开工,或被迫停工。

9月13日,国资委召开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工作推进会,《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正式发布,自2022年10月1日起正式执行。办法称,中央企业应当将合规审查作为必经程序嵌入经营管理流程,重大决策事项的合规审查意见应当由首席合规官签字,对决策事项的合规性提出明确意见。完善违规行为追责问责机制,明确责任范围,细化问责标准,针对问题和线索及时开展调查,按照有关规定严肃追究违规人员责任。此外,将合规管理作为法治建设重要内容,纳入对所属单位的考核评价。《管理办法》的出台,让央企陆续收紧了新能源投资项目的合规性审核,特别是对项目手续、土地使用的合规性审查。

一位业界人士表示,对于风光等新能源项目而言,由于前期手续较多,长期以来开发企业采取“边建设边跑手续”的方式进行,但合规性检查要求,项目开工的前提条件是,所有手续必须齐全。“这一要求大幅延缓了项目的进度”。

2022年3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以及财政部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自査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核查工作,通过企业自查、现场检查、重点督查相结合的方式,进一步摸清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底数,严厉打击可再生能源发电骗补等行为。

随着对新能源项目补贴核查工作的展开,之前央企能源企业收购的风电、光伏项目的合规问题成为重大隐患,使得央企新能源投资陆续收紧了新能源投资项目的合规性审核,部分项目被认定为路条买卖或者手续不全等面临取消补贴资格或者降低补贴电价的风险,导致央企在收购项目中面临极大的不确定风险。

“国家对于可再生能源补贴的核查,会影响到一些收购项目的收益。之前通过并购的方式获取项目可以快速增加装机量,但是之前的项目可能会存在一些不太合规的问题,比如用地、规模、上网电量等等,都和当时核准备案文件有些出入,会直接影响到补贴到位。因而,今年对于并购项目也非常谨慎。”上述业内人士对《能源》杂志称。

从2020年以来,伴随双碳目标的持续推进,实现新能源装机比例的快速提升,并购交易成为了巨头们快速扩张最为直接的一个途径。新能源行业投资并购领域持续火热,各大行业内的新老玩家,尤其是以各大中央及地方国有企业为代表的国家队,在新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并购交易。

新能源并购市场上,卖方以民营企业居多,其中包含民营上市公司以及部分非上市民营企业。随着新能源投资并购市场近年逐渐由买方市场向卖方市场转变,收购方获取好的并购标的难度愈发提高。但去年审计署对央企的新能源并购事项进行了审查,认为并购的方式抬高了新能源项目的开发成本,并且无助于新能源装机的新增规模,而且助长了市场倒卖路条的风气。

随着项目审批权的下放,要想获得新能源项目开发权,绝大多数项目所在地要求配套相关制造业,这就必须要求业主开发商与制造企业相互配合,对开发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另一方面,随着新能源用地政策收紧,用地风险问题也在凸显,央企对于收购存量项目的手续合规性的要求也愈发严格。目前,土地性质的合规性已经成为央国企上会立项的一个基本条件。“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的林地、土地数据正在融合,部分项目的土地性质可能发生变化需要重新确认等等,为了稳妥,避免违法用地,大家非常谨慎。”上述人士对记者称。

在审计压力及相关考核下,也进一步提高了央企的合规性审查,包括资产负债率、利益输送等等。也就是说,从2022年,电力企业在新能源开发中,迎来了更为严格的合规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大幅上涨的上游产品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