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美新能业绩向上 现金充裕利息支出反常远超利息收入

模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主要根据客户的需求,研发、设计相关产品,通过外购电芯、电子元器件、结构件等原材料,结合公司自主研发的先进技术(如BMS设计开发),生产符合客户要求的锂离子模组、工业电子设备及二轮电动车类锂离子电池模组、动力类锂离子电池模组和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明美通信直接持有公司6,786.7172万股,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53.2033%,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梁昌明通过间接控制明美通信,从而间接控制公司6,786.7172万股股份,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53.2033%;另外,梁昌明通过齐心傲创间接控制公司382.6922万股股份,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3.00%。梁昌明合计控制公司7,169.4094万股股份,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56.2033%,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梁昌明,1969年生,中国香港籍。

公司拟募集资金45,037.66万元,分别用于年产17,000,000个封装锂电池产业化项目、年产2,200,000个封装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升级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2019年至2022年1-6月,明美新能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1.74%、5.10%、11.92%和8.96%。公司本次公开发行完成后,净资产将出现较大幅度的增加。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尚需要一定的建设期,项目达产、达效也需要一定的周期。在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效益尚未完全体现之前,短期内净资产收益率存在被摊薄的风险。

公司财务数据显示现金充裕的同时却在高负债,且借款利息远高于存款利息收入。报告期内,明美新能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32,451.75万元、32,057.58万元、30,440.06万元和17,430.46万元,其中,银行存款金额分别为27,635.78万元、26,275.19万元、28,520.99万元、14,279.22万元。上述同期,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24,114.97万元、24,959.84万元、17,160.97万元、18,957.83万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9年,明美新能对塔菲尔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2.03亿元和2.24亿元;2021年,明美新能对塔菲尔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1.20亿元和1.13亿元。明美新能与远景科技集团的合作始于2020年,远景科技集团随后在2021年成为明美新能的第三大客户,并首次跻身前五大客户之列。2021年,明美新能对远景科技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1.59亿元和1.86亿元。那么,明美新能与远景科技集团等之间的合作是否为一种代工模式?此外,据明美新能官网对公司发展历程的介绍,明美新能早在2006年就曾成为医疗设备的ODM(贴牌代工)供应商。

据投资者网报道,下游需求低迷,让明美新能的产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闲置。如公司类/工业电子设备及二轮电动车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虽然在2019-2022年上半年期间有所波动,但整体却呈现下降的趋势,其产能利用率由2019年的89.21%下降到了2022年上半年的70.37%。明美新能动力类/类产品的产量虽然整体上呈现上涨的趋势,但产能利用率也一直不高,2021年最高时才仅有61.48%。2022年上半年,动力类/类产品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最高时,其产能利用率也仅达到了48.68%;这意味着公司近一半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第一次审核问询函回复意见显示,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省分局于2022年4月18日出具的粤汇处〔202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明美新能董事长、总经理及实际控制人梁昌明因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8月期间,将金额合计72,588,847元的人民币资金通过梁昌明及其控制的名美科技及明美通信等主体的境内账户汇至换汇公司指定的境内企业和个人账户,并通过梁昌明及其控制的合众能源产品有限公司的境外银行账户及现金方式收取合计79,899,249.43港元,构成外汇违法行为。因事后主动供述外汇部门尚未掌握的违法行为,被适用法定从轻或减轻情节予以处罚,并被处以警告及罚款1,814,721元。

明美新能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计划发行不超过4,252.0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45,037.66万元,分别用于年产17,000,000个封装锂电池产业化项目、年产2,200,000个封装锂电池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升级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公司财务数据显示现金充裕的同时却在高负债,且借款利息远高于存款利息收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招股书披露,明美新能向远景科技集团采购电芯,主要用于生产对远景科技集团销售的产品。明美新能对远景科技集团销售量的增长,采购量随之增长。同样地,明美新能向塔菲尔集团采购电芯,然后向塔菲尔集团出售动力储能类电池。

远景科技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绿色科技企业,旗下包含动力电池业务。据招股书披露,远景科技集团与明美新能销售业务存在交易的主体为远景动力技术(江苏)有限公司和远景能源有限公司。

塔菲尔集团与明美新能销售业务存在交易的主体为江苏塔菲尔动力系统有限公司和江苏塔菲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财经》报道,江苏塔菲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塔菲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为前者子公司)曾被宁德时代告上法庭,最终被判赔0.23亿元。

2019年,明美新能对塔菲尔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2.03亿元和2.24亿元;2021年,明美新能对塔菲尔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1.20亿元和1.13亿元。

明美新能与远景科技集团的合作始于2020年,远景科技集团随后在2021年成为明美新能的第三大客户,并首次跻身前五大客户之列。2021年,明美新能对远景科技集团的采购金额和销售金额分别为1.59亿元和1.86亿元。

那么,明美新能与远景科技集团等之间的合作是否为一种代工模式?对此,明美新能方面在回复记者的邮件采访时,并未予以正面回应。

记者注意到,根据明美新能对自身的主营业务介绍,公司主要根据客户的需求,研发、设计相关产品,通过外购电芯、电子元器件、结构件等原材料,生产符合客户要求的锂离子电池模组产品。此外,据明美新能官网对公司发展历程的介绍,明美新能早在2006年就曾成为医疗设备锂电池的ODM(贴牌代工)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动力电池行业代工生产的案例并不少见。例如,2021年上市的博力威(SH688345,股价78.03元,总市值82亿元)储能电池业务主要是ODM模式,由公司自主开发设计后以客户品牌销售给用户,主要为Goal Zero等美国终端客户。野马电池(SH605378,股价26.81元,总市值35.75亿元)则是主营碱性电池的贴牌出口。如今的锂电池龙头欣旺达(SZ300207,股价33.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