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是一面照妖镜

“我们不再搞锂电池了。”珈伟新能面对股价没有由来的一路涨势如虹,很坦诚地告诉那些曾经对珈伟新能锂电寄予厚望的投资者,不再将锂电池生产作为未来发展方向。珈伟新能抛弃锂电时,有一批上市公司已经骑虎难下,还有一批上市公司正星夜兼程。锂犹如一面照妖镜,正在改变一个时代,也正在改变着一个阶层的生意与命运。

珈伟新能股价连涨三天,涨幅超过40%,在chatGPT的滚滚热潮中,珈伟新能可谓异军突起,成为A股非chatGPT概念之外最靓的仔。珈伟新能一头雾水,我到底是谁?股价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涨了?为啥我不知道暴涨的原因?游资说,固态电池概念大涨,你家里有锂电池,你还不知道?珈伟新能更是一脸懵:锂电项目我们已经停产了,不会再搞了啊。

珈伟新能于2012年上市,2016年进入锂电及储能行业,2017年锂电池投产。游资们总是将珈伟新能纳入固态电池概念狂炒。只是珈伟新能自己不争气,其他锂电概念股都飞上天了,珈伟新能股价在10元以下折腾,搞得公司再融资都难以实现,像个怨妇一样抱怨,过去两年因公司资金无法及时筹措到位,导致公司的锂电经营未达到预定目标,一直亏损。

有锂无钱,一直亏损,珈伟新能只能顶着锂电的帽子凑热闹。让珈伟新能伤心欲绝的是,搞了好几年锂电池,可是锂电原材料从2020年开始就不断涨价,下游电池厂商变成了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们的提款机,诸如宁德时代为首的行业龙头通过签长单,合资建厂、入股等构建供应链,珈伟新能再耗下去,弄不好就要在A股玩儿完,干脆痛下决心不搞了。

西藏珠峰的老板黄建荣跟珈伟新能有一样的痛苦。黄建荣一直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高手,曾经通过贸易的方式拿到超过10亿的订单,然后他就没有给上游钱,再然后,黄老板手上就有了矿。上游的找黄老板还钱,黄老板就用矿的权益换。黄老板的矿注入到西藏珠峰后,上游的债主变成了西藏珠峰的股东,人家只想要回债,没想到会让玩儿锂矿的游戏露馅儿。

黄建荣最开始的矿主要是铅锌,到了2018年,西藏珠峰通过香港珠峰收购阿根廷锂矿,当时宣称有2500吨碳酸锂当量的盐田已建成投产,预计当年进入销售阶段。黄老板为啥要搞锂矿呢?眼光独到吗?不是,因为搞贸易的那位债主在2015年变成西藏珠峰的股东后,发现股票要2018年8月才能解禁,债主不想等卖股票,黄老板只能通过九州证券等3家机构接盘债主手上的筹码,为自己还债解套。3家机构约定2018年8月为股票解禁日。

九州证券等3家接盘债务机构的对价是当时股价的50%,安全垫很厚,可A股总是风云变幻,3家机构还跟黄老板签署了柜子协议,如果解禁后平仓不够本息,黄老板还要补偿给3家机构差价。黄老板2018年收购阿根廷锂矿,跟还债平仓的高股价需求高度吻合,难以排除西藏珠峰实际收购阿根廷锂矿是为了概念,拉升股价,为黄老板还债导演的一出戏。

西藏珠峰的锂矿之旅更像是一场PPT的故事,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准备再融资80亿期间,财务报表上香港珠峰都没有贡献一毛钱的锂矿收入。阿根廷的矿到底有没有?九州证券为首的债权人毛了,股价跌到接盘时价格的50%以下,甚至跌破10元,他们只能找黄老板还债了。双方闹到法庭上,没想到铅锌矿概念爆发,股价5个月内涨了3倍多。

黄建荣是个玩家,在2021年借着股价暴涨,以及锂价暴涨,锂矿成为国内国际玩家们争抢的对象,借机抛出80亿的定增,还将之前的碳酸锂产能提高到5万吨。搞了好几年,西藏珠峰在阿根廷的锂矿不是建设方案和投资预算存在异议,就是当地的环评有问题。黄老板在阿根廷像国内一样,不断打官司,投资者就是等不到阿根廷锂矿的一毛钱销售消息。

西藏珠峰的锂矿故事还在继续,按照上市公司的公告,有15万吨的量产预期,按照现在的锂价,10万吨就有年化200亿的利润。很显然,这是一个足以直接把黄老板从ICU送进天上人间KTV的数据。从黄老板的历史看,他的故事不逊于贾跃亭,善良的投资者还是期待西藏珠峰能够定增成功,结束有锂无钱的苦日子,从大坑中爬上来,上演鲤鱼跃龙门。

珈伟新能告别锂电,因为锂的价格越来越贵。珈伟新能不是第一个退出锂电池的,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共有配套动力锂离子电池厂商相较2019年减少了7家;2021年共计58家动力电池厂商较2020年同期减少13家。相信珈伟新能也不是最后一家退出锂电池行业。同样,西藏珠峰的矿业故事讲得艰难而心酸,各路资本依然蜂拥而入。

比亚迪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领跑者,除了大量参控股上游的电池产业链公司,还在非洲收购锂矿。宁德时代也开始向矿产资源端进行延伸,同江西、四川等地的地方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同时跟供应链签署长单,保障供应链安全。西藏珠峰岌岌可危时,房地产商宋都股份就跳出来要参与阿根廷锂盐湖项目投资,股票7个涨停板;食品商黑芝麻5亿元增资天臣新能源;直播电商盛迅达800万收购河南锂矿公司80%股权,并增资1.47亿元。

除了房地产、食品、直播等领域的人对锂热血沸腾,搞珠宝的萃华珠宝同样情绪激动,他们没有对钻石等矿下血本,相反以6.12亿元的代价收购四川一家锂矿51%的股权。已经戴上*ST帽子的未来股份,业绩亏损,账面只有4亿元,要投33亿搞锂业。这个*ST未来从农业到矿业,从煤炭到医疗,主业不断换,一直在跨界。他们想干啥?炒股票啊。

锂一直都是唐僧肉。宁德时代、比亚迪、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等吃了,成为产业链的强者,老板们成了领军人物。珈伟新能吃了,发现自己消化不良,老板沦落到卖身出局的地步;西藏珠峰吃了,没有成为债务解药,现在快成致命毒药了,黄老板在垂死线上苦苦挣扎。那些搞地产、珠宝、医疗的老板们闯进锂世界,未来还要啥自行车啊。

锂就是一面照妖镜,强者恒强,肉食者鄙。成本、效率和服务成为每一位跨界者的生死关,专业决定成本,资金决定效率,服务决定市场。无法在产业链中占据护城河的地位,跨界很容易踏入地狱之门。锂正在成为一个时代改变的重要推动者,也正在改变一个阶层的生意与命运。面对锂业的风云变幻,也许,老百姓会说,小心武则天死老伴儿,失去理智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