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辆新能源车纠纷迷局:陷未付款、无售后死循环鹏辉能源电池被控衰减

在广州的一座停车场,停放着数百辆新能源车。平常,除了偶有私家车出入,这里一片死寂,仿佛是新能源车的“墓场”。

橙色和白色新能源车身上,印刷“拉货就找货拉拉”“快狗打车”等标语。时代周报记者拉开一辆汽车,灰尘扑面而来。车内,黑色方向盘套着略微变色的保护套。后视镜挂着一串“保平安”的装饰品,空调扇叶夹着的手机支架也被主人一并弃置。

“这些新能源汽车已经停放在这里3年了,它们都属于中海龙(深圳)运输有限公司(下称“中海龙运输”)。”王强(化名)是中海龙运输的员工,他和时代周报记者一同走进停车场,不时要绕过大小各异的水坑和杂草丛。

因为动力电池出了问题,这些新能源汽车不得不“被迫”停在这里。这一直困扰着中海龙运输,背后则牵涉一家市值超300亿元的上市公司鹏辉能源(300438.SZ)。

该拿这些新能源车怎么办?在深圳的一处简易办公楼内,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中海龙运输的负责人孙祥(化名)。孙祥用东北腔的普通话向记者讲述了事件全过程。

中海龙运输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旗下560辆东风牌EQ5027XXYTBEV新能源汽车(下称“东风牌5027汽车”)因动力电池衰减严重,半数以上被迫长期停放在停车场。

孙祥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2017年底开始运营的东风牌5027汽车,是一款充电快、电量大的定制车型,所搭载的动力电池由鹏辉能源提供。中海龙运输希望满足租车司机们的需求,进一步打开市场。让孙祥没想到的是,这批汽车很快出现各种问题。

“别的车2个小时就充满电,这车要4、5个小时。”孙祥回忆说,使用第一年,东风牌5027汽车的电池与续航就衰减得特别厉害。最初续航可达300公里。但是第一年,就有用户开始反映续航里程从300公里一路下降至260-270公里。”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容量大小决定了动力电池能存储多少电量。通常来说,容量越大,存储电量越多,可行驶路程也就越长。但动力电池无一例外存在衰减的现象,正常情况下,动力电池容量衰减超过20%就需要更换。

电池问题频繁出现。2018年3月21日,东风牌5027汽车开始第一次全面整改维修。孙祥介绍,动力电池供应方鹏辉能源至今未能解决电池相关问题。电池衰减太快、续航里程急速下降,560辆东风牌5027汽车被租户逐渐退回,不得不闲置。

中海龙运输提供的车辆监控平台故障数据显示,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9月28日,东风牌5027汽车共出现8996次故障,其中“SOC低报警(电量不足)”出现6600次。对此,孙祥十分无奈,如今这批东风牌5027的电池衰减已快达到70%,搭配的动力电池容量只剩30%左右。

时代周报记者就鹏辉电池、东风牌5027汽车等问题联系鹏辉能源董秘办并提交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时代周报记者从中海龙运输方面获取的《车型开发合作协议》显示,东风牌5027汽车是由东风特汽(十堰)客车有限公司(下称“东风特汽”)与中海龙(广州)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海龙新能源”)合作开发。

2017年10月,中海龙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海龙能源”,现已更名为“广州金海龙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广州鹏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辉能源”)签署关于动力电池的《购销合同》,合同总金额为130万元,鹏辉能源对质量负责,质保期为5年或20万公里。同年11月,双方再次签署补充合同,动力电池采购数量为600套,合同总金额变更为4793.985万元。

天眼查显示,中海龙能源与中海龙新能源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均为罗康英,中海龙能源持有中海龙新能源100%股权。鹏辉能源是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锂离子电池、一次电池(锂铁电池、锂锰电池等)、镍氢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最终购买方中海龙运输深度参与东风牌5027汽车的设计制造。“我们提诉求,按照前后的空间人员布置,让它(鹏辉能源)来设计能装多少度电,就是现在的2b93串。”孙祥说。

对此,孙祥向时代周报记者予以否认,“没有关联,中海龙能源是销售方,我们从他们那里买车。”就上述问题,中海龙能源也向时代周报记者予以了否认。

天眼查显示,中海龙运输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黄桥祐,中海龙能源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罗康英,且两家公司的股权穿透并无关联。不过,时代周报记者发现,2017年8月8日,中海龙运输曾将名称从“深圳市神阳新能源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更名为“中海龙(深圳)运输有限公司”。

按孙祥所述,选择鹏辉能源的原因是因为对方表态可以在同样空间内实现更多电量。考虑对方既是上市公司又是广州企业,有问题也好沟通,鹏辉能源成为东风牌5027汽车的电池供应商。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鹏辉能源向中海龙能源交付600套三元锂电池系统。随后,东风特汽通过两家子公司“广州特客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东风特客(深圳)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东风特客”)”分别将51台5027汽车和560台5027汽车销售给宇航快滴(广州)运输有限公司及中海龙运输。

据中海龙运输提供的新能源车辆远程监控管理系统数据记录,“SOC低报警”是最为常见的故障。但这可能是提醒车主及时充电。然而,“单体电池过压报警”、“车载储能装置类型过压报警”、“单体电池欠压报警”、“电池单体一致性差报警”、“绝缘报警”等一系列故障信号在不同的车辆上出现。

在这份120页、多达8209次的故障信号中,其中一车辆的最高故障次数为46次,出现在2018年2月至2019年9月间。其中,“单体电池过压报警”、“单体电池欠压报警”和“电池单体一致性差报警”为主要故障。

除了充电问题和电池衰减严重外,搭载鹏辉动力电池的东风牌5027汽车还曾发生起火事故。

中海龙运输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东风牌5027汽车在东莞、广州、深圳等地都出现过起火事故,因起火造成的财产损失未达到30万元以上且未造成人员伤亡,因此未进行立案。由于动力电池着火涉及的调查复杂,目前火灾事故认定书仍未出具,中海龙运输方面保存着当时的起火车辆残骸。

2018年4月10日,中海龙运输向东风特客、东风特汽、中海龙能源、鹏辉能源发送《关于东风牌5027车辆鹏辉电池高频率故障告知函》,当中提到28台车辆存在电池质量问题。

2019年5月,中海龙运输向中海龙能源、鹏辉能源发送《关于东风牌5027鹏辉停止售后工作及2018年度损失的告知函》,当中提到“2019年5月我公司收到鹏辉能源《关于暂停售后期间电池保养相关事宜的告知函》,我公司的此批车辆为560辆于2019年5月没有电池厂家的售后服务”。

根据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粤01民终11350号民事判决书,第一次庭审中,中海龙运输陈述有“150台电池无法使用”;第二次庭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