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超400亿的新能源白马创始人突然离世杉杉股份未来能好吗?

2月11日,资本市场传来了大消息,市值高达400多亿的新能源和偏光片巨头,杉杉股份的创始人郑永刚先生逝世了,享年65岁。

初看到消息,实属震惊了,65岁还是壮年呢!人生太无常了,对于郑永刚这样的大佬,金钱不是什么问题,可以获得全世界最顶级的医疗资源,却也无法摆脱宿命的安排。

确实是太可惜了,郑永刚的逝世会不会对杉杉股份产生巨大的影响?刚好借着这个机会,重新梳理和追踪一下杉杉股份。

此前新能源大爆炸覆盖过杉杉股份,说它转型非常成功,依托于锂电池材料业务和偏光片业务,未来也依然值得期待(具体请搜索关注新能源大爆炸,在对话框里输入“杉杉股份”查看)。

无论是读近现代史,还是新能源大爆炸做企业分析,leo每每会感慨,有些企业家太厉害了,尤其是很多改革开放后崛起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他们大多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在国家各种政策都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的蛮荒年代,却凭借着自己的勇气和聪明才智开创了一番大事业,堪称草莽英雄。

而且极其难得的是,经历了几十年的大浪淘沙,依然坚挺,甚至活得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杉杉股份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80年代末期,杉杉股份还只是一家资不抵债的服装厂,郑永刚花了10年时间,就将它打造成了中国服装第一品牌,杉杉西服也成了国产西服的代名词,到了1996年,更是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中国服装第一股”,比雅戈尔都早了2年。

就在杉杉的服装业务如日中天时,郑永刚却看到了服装行业自身存在的巨大商业缺陷,关于这一点,新能源大爆炸在此前覆盖杉杉股份的时候深入讲过,具体请搜索关注新能源大爆炸后,在对话框里面输入杉杉股份查看详情。

此举几乎遭到所有人反对,都觉得他疯了,放着好好的服装生意不做,去做完全不了解不熟悉的锂电池材料业务。然而郑永刚坚持认为这个行业未来有大前途,带着杉杉股份就这样坚定地押进去了,一投就是近10年,一度要把服装赚的钱几乎全砸进去。

好在最终的坚守还是迎来了收获,iPhone横空出世后,消费电子的大爆发带动了锂电池的需求,杉杉成功进入苹果的供应链,锂电池材料业务开始贡献收入。

到了2013年以后,随着新能源汽车开始崭露头角,锂电池产业链再次迎来大爆发,公司也迎来了飞跃式的增长,不仅成为了全球锂电池材料龙头级别的企业,营收占比也超过了服装业务,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到了2018年,公司干脆把服装业务都分拆出去在港股上市,现在服装业务营收仅有不到10个亿,而这两年由于新能源汽车大爆发,杉杉股份的营收已经突破200亿了。

2007年,随着锂电池材料业务步入正轨,郑永刚辞去杉杉股份董事长职务,开始退居幕后。

企业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 到了2019年,走过了近30年发展历程的杉杉再一次遭遇经营困境,净利润连续两年大幅度下滑,郑永刚被迫回归台前,再度掌舵杉杉股份。

恰如20多年前一样,郑永刚应对的方法是再度开启杉杉的多元化经营,斥资11亿美元并购了LG化学偏光片业务70%的股权,从此,杉杉的主营业务由锂电池材料变成锂电池和偏光片两大核心业务。

确立了两大核心业务,郑永刚也开始给杉杉股份做减法,逐步剥离了非主营业务资产,包括转让杉杉商业集团、清仓宁波银行的股份等等,后续杉杉医疗和商业广场、贸易物流也有可能逐步清理。

什么才是优秀的企业家,这就是,对未来有深远的洞察,既可以提前谋篇布局,又可以在出现危机的时候雷厉风行地应对。

这也是为什么和杉杉同时期涌出一大批优秀企业,甚至当时规模远远大于杉杉,到现在很多却消失了或者亏损累累,杉杉却可以活得越来越好。

如果仔细梳理郑永刚的履历就会发现,杉杉之所以能走的如此稳健,几次能成功转型,除了跟他是一个实业家有关,也跟他也是一个资本大佬息息相关。

1993年,刚做服饰没多久,杉杉就投资成立了宁波杉杉城市信用社,也就是宁波银行的前身,光是这一笔投资,就赚了近60亿,回报率超过30倍。此外,杉杉还投过浦发银行太平洋保险和中融人寿等等。

从2000年后,杉杉股份更是展开了一系列的并购,包括诺德股份、东莞市锦泰电池材料有限公司、艾迪西、吉翔股份等,当然还包括现在的主营业务之一,也就是偏光片业务。

市场普遍认为热衷于资本运作的企业不是好企业,不愿意给比较高的估值,但从杉杉的发展历程来看,实业才是根本,资本只是帮助实业做强做大的手段而已。

可惜的是,郑永刚这样有能力、有见识、有魄力且正值壮年的实业和资本大佬,却早早逝世,留给了杉杉巨大的不确定性。

从中短期而言,无需过分担忧杉杉股份,公司完善的运作机制可以支撑过混乱期,但资本市场一度恐慌下跌了几个点。

客观地讲,创始人离世从来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利空,相反那些创始人被抓进去的,才是比较大的利空,至少说明了创始人存在大问题,相应的企业也必然有问题。

只是从长期角度,结合此前杉杉股份的发展历程,郑永刚的离世无疑对杉杉股份的发展,很可能会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

毕竟,无论是对企业的影响,还是他在实业和资本上的双重实力,关键是眼光,太难得了。

虽然郑永刚的儿子郑驹从2018年就开始进入杉杉股份担任重要职位,但此前他的经历主要是做投资业务,对于两个核心业务并没有参与太多。

现在突然要他接手整艘大船,能否做一个合格的舵手,是令人担忧的,而激烈的商业竞争环境中,不进就是后退,杉杉股份后续的长期发展确实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杉杉当前的实力足够强大,锂电池材料业务,已经是全球领先的巨头企业,2021 年杉杉股份负极材料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二,人造石墨全球出货量第一。负极产能布局70万吨,人造石墨的全球布局也是排名第一。

此外,在公认的下一代负极材料硅基负极的布局上,杉杉也走在领先位置,无论是专利数量、技术,还是产能,以及量产、批量供货,目前杉杉都是最领先的企业之一,其他的也就贝特瑞了。

杉杉的偏光片业务虽然受全球消费电子市场影响这两年增长低迷,表现不太好,但市占率方面,目前全球第一,大约占24%左右,其次为住友集团、三星SDI等。随着公司对LG化学偏光片业务的交割完成,依托于中国完善的制造业产业链和国内消费电子制造、消费的市场优势,后续公司的竞争优势有望持续加强。

从中长期而言,偏光片业务的市场份额将主要由中国企业垄断,杉杉后续完全有可能再并购后排厂商的业务,垄断全球偏光片产能。

光这两项业务,只要按照此前的业务规划推进下去,在3到5年内,公司的经营发展不需要太过担忧,但如果放大到5到10年的时间维度,尤其是考虑到锂电池领域比较激烈的竞争格局,就必须关注郑驹后续的表现了。

声明:文章仅记录作者思想,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巨大风险,需谨慎谨慎再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