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传奇大佬歿了

“对宁波损失太大!没有一位本土企业家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有网友如此唏嘘。

郑永刚浮沉商界30多年,仔细分析,他的创业有着明显的时间节点,其间历经几次重要转型。

郑永刚起家于服装生意。1989年,退伍转业在鄞县(现鄞州区,隶属宁波)棉纺厂工作几年的郑永刚,因表现优异被派往宁波甬港服装总厂(杉杉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任厂长。在厂子资不抵债的现实下,这个“救火队长”力排众议借了三万块,电视台打了广告——“杉杉西服,不要太潇洒”。

这让“杉杉”牌子家喻户晓。杉杉不仅成为第一家在电视屏上做广告的国产服装企业,而且刺激了整个中国服装业品牌意识的觉醒。郑永刚为了激励职工,在杉杉的大院里拉了条“创中国西服第一品牌”的横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然而郑永刚曾笑称,“如果生在战争年代,我会是个将军或者元帅。”

性格“既随和又狂妄”的他在两年内推动宁波甬港服装厂改制,完成从国有-集体-股份的体制转型,还将国内服装业营销模式推至品牌专卖店阶段。

1996年,杉杉股份的上市进一步加速了杉杉服装业务的扩张,那些年其市占率最高超37%,1994—2004年,郑永刚连续十年被评为“中国服饰业最具影响力企业家”。

在郑永刚的商业意识中,每个产业都逃不出周期规律,当一个周期走完,这个产业也就没希望了。在服装业务仍占据大头时,1999年,杉杉决心再次转型。这次要跳出原有服装领域,瞄准技术含量较高的锂电池材料领域。

他孤注一掷地拿出在服装生意上赚到的家底,顶着被周围几乎所有人叫“疯子”的压力,推进新能源业务。郑永刚曾透露,无论是做服装还是转型锂电池材料业务,都是很偶然的机会。

但刚转型的前八年,杉杉的锂电材料业务几乎“亏得一塌糊涂”。2007年,熬过阵痛期的杉杉锂电等到了机会,彼时苹果为初代iPhone在国内寻找锂电池材料供应商,平时“广结善缘”的郑永刚,借助朋友圈迎来了曙光,他通过曾毓群老东家ATL的关系搭上苹果,一跃成为人造石墨负极材料龙头。

然而好日子没过几天的杉杉,又因2011年新能源消费行业竞争加剧以及产能过剩,再次跌入深渊。直至2014年,新能源汽车风口的到来,为杉杉带来了“改命”的机会,这一年杉杉股份净利同比大涨89.58%至3.48亿元,第二年,公司净利润涨至6.91亿元。

在将杉杉新能源业务扶上马之后,郑永刚也曾退居幕后。2007年,他宣布辞去杉杉股份董事长职务。此后,杉杉股份逐渐成为锂离子电池正极、负极、电解液领域头部玩家,这三块业务不仅是杉杉股份主营业务中最重要的板块,而且还是动力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宁德时代、比亚迪、特斯拉、LG化学、奔驰、宝马等,均为杉杉股份的下游客户。

2020年杉杉股份因核心业务充电桩、储能等亏损增大,导致当年净利润同比下降48.85%至1.38亿元左右。此时的郑永刚坐不住了,花甲之年再次重掌杉杉系最核心资产——杉杉股份。

2021年2月,他再次提出转型。在坚持主营业务锂电材料不动摇的前提下,转型偏光片领域。他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不是我主动要转型,是被动让成的事”。

斥资11亿美元收购LG化学偏光片业务七成股权、成立杉金光电等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杉杉股份在偏光片行业的市占率超过25%,跃至该领域前列。同年,偏光片业务收入在杉杉股份总营收中占比高达48.04%,已超锂电池材料(44.08%)。

过去30多年间,郑永刚为杉杉谋划的三次转型,踩中了品牌生命周期定律的节点,除了在品牌发展周期中凋零的杉杉服装,其他两项都已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反映在资本市场则是,杉杉股份市值从1999年的26.3亿元,增长到2022年最高达725.32亿元,22年涨幅近30倍,虽然不及宁德时代等锂电巨头出众,但也是锂电等行业的绝对明星。

此外,自2002年起,杉杉股份连续20年入榜中国企业500强,对于郑永刚本人而言,在杉杉三次业务成功转型的加持下,他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在2022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他的财富达125亿元。

郑永刚的成功,是出于对下坡路的恐惧,这刺激他不断寻找新出路,并且越早越好。

从服装行业进入新能源新材料,再到偏光片产业,都是这种逻辑的投射。至少从目前看,他主导下杉杉的转型取得了阶段成功,他未被主流商业边缘化,而与他同时代的很多企业家,早已经泯然于众。

从九十年代末不再盯着做服装,到被吹上新能源行业风口之前,郑永刚在这十余年仍然活跃。最知名的例子,就是他在资本市场的闪转腾挪。

郑永刚是浙商系的代表之一,而浙商系在A股市场一向搅动风云。一手实业,一手资本,郑永刚成了是市场上著名的玩壳高手,通过快速入主上市公司,利用热门概念高位套现,在买壳卖壳之间大获丰收。

他还广泛涉足其他金融领域,曾经说过做投资要比做产业赚钱更快。后来,他干脆希望外界能称其为金融家。

在一个人取得巨大成功时,外界往往津津乐道其创业经历,不排除就有过誉成分。

杉杉如今在锂电池产业中的地位,成就了郑永刚的商业传奇,这离不开他的敏锐意识,但很可能也是不断试错的结果。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内服装市场暂别高增长,加上对入世后外国品牌的担忧,郑永刚感到杉杉的“西服帝国”其实很脆弱。另一方面,公司也遇到同行的正面压力,其中就包括同城对手雅戈尔,以及它的老板李如成。从1998年开始,雅戈尔在营收和净利润上超过杉杉,上演所谓老大之争。郑永刚把总部搬到了上海,据称开了很多务虚会后,才决定要做新材料。

这是创业的魅力,否定、质疑、成功或失败,而不是一个领袖永远高瞻远瞩。郑永刚大致说过,“一个企业不走多元化有两个前提,一是有核心技术和品牌,一是有垄断性资源”。而这两个,都不是他和杉杉拥有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不得不一再寻求变化。

因此,是敏锐、精明甚至投机,一起造就了后来的杉杉系。在这个过程中,郑永刚也从不名一文的国营棉纺厂厂长,一路崛起成为实业和资本界的巨鳄。

据媒体报道,郑永刚曾对自己有过评价:改革开放中的一个过渡人物。他出生于1958年,创立杉杉时31岁。在国内服装业大佬中,他比同城的李如成年纪略小,比同是浙系阵营的美邦周成建又长几岁,他都点评过对方的公司。谈起雅戈尔时,他说自己离开这行后雅戈尔才是老大;谈到美邦,他曾断言周成建也得走多元化,因为服装市场的成长性不够,死守下去是没有空间的。

杉杉是国内众多服装企业中转型较成功的,当年杉杉考虑改弦更张时,雅戈尔选择大举扩张。在规模上,很快将老大哥拉下马。美邦也继续在服装江湖浮沉。直到如今市场发生巨变,雅戈尔靠房地产和投资续命,美邦陷入生存危机,郑永刚则早在新能源行业游刃有余,他旗下的杉杉股份已是细分领域龙头之一。昔日同行,境况迥异。

2月12日,杉杉方面公布了《郑永刚先生治丧委员会名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