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铬盐龙头企业振华股份:主业积极进取新能源业务蓄势待发

湖北振华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华股份”或公司)总部位于湖北黄石,始建于 1967 年,前身为红光 201 厂,当时主营业务为氢氟酸的生产与销售。1972 年起,公司开始试制铬盐产品,正式进军铬盐领域。此后,历经多次变迁,公司于 2003 年改制为黄石振华化工有限公司。2016 年 9 月,经过数十载的快速发展,公司成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上市以后,公司内生外延齐头并进,不断加快资源整合步伐。2021 年初,公司完成了对国内同行业生产能力排名第二的重庆民丰化工 100%的股权收购。至此,公司现已成为全球范围内产能最大、市场份额最高、铬化合物产品线最齐全、综合竞争力最强的铬化学品生产企业。

根据 Wind 数据,截至 2022 年 9 月 30 日,蔡再华先生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公司 38.92%的股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整体来看,公司股权集中度较高,为公司高效的经营决策与长久稳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为铬化学品、维生素 K3 等铬盐联产产品、超细氢氧化铝等铬盐副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产品包括重铬酸钠、重铬酸钾、铬酸酐、氧化铬绿、碱式硫酸铬、精制元明粉、铬黄、金属铬、超细氢氧化铝及维生素 K3 等。

其中,重铬酸钠是铬盐最基础的产品,通过深加工可生产铬酸酐、氧化铬绿、铬鞣剂、金属铬等多种含铬产品,最终广泛应用于表面处理、颜料、鞣革、医药、染料、新材料、香料、饲料添加剂、催化剂、化肥、陶瓷、木材防腐、石油天然气开采、军工等行业。

根据公司 2021 年年报,近年来公司铬化学品销售收入占比最高的前五大行业分别为:工程电镀(含电镀添加剂)、金属铬冶炼、耐火材料、颜料、皮革制品。

公司原有铬盐产能 5 万吨/年(折合重铬酸钠),收购重庆民丰化工以后新增产能 10 万吨/年,目前合计拥有铬盐产能 15 万吨/年(折合重铬酸钠),产能规模位居全球首位。

不断加快产业链延伸步伐,深耕细作助力经济效益提升。近年来公司以铬盐业务为主体,不断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发展。

一方面,公司陆续开展了年产 18 万吨铬铁矿分选项目以及 30 万吨/年硫酸装置项目,以此保障原材料供应的稳定性。

另一方面,在下游的金属铬、超细氢氧化铝、三氯化铬以及锂电池电解液领域,公司也持 续发力,进一步提升产品附加值。

此外,公司坚持深耕细作,多举措并举降本增效,先后投资建设了“铬盐绿色清洁生产核心技术研发与智能化节能环保技术集成创新应用项目”与“物料预热和焙烧窑智能化减排技术项目”,未来有望进一步提升经济效益,为公司业绩贡献重要增量。

2017-2020 年间,公司业绩水平稳中有升,截至 2020 年营收与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 12.78 亿元、1.50 亿元。

2021 年年初,公司正式完成对重庆民丰化工 100%股权的收购项目,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民丰化工整合效果凸显、协同效应持续发挥,公司盈利能力也持续优化,当年实现营业收入 29.93 亿元,同比增长 134.14%,实现归母净利润 3.11 亿元,同比增长 107.34%。

2022 年,公司业绩继续维持高速增长态势,前三季度累计实现营业收入 25.76 亿元,同比增长 10.69%,实现归母净利润 3.18 亿元,同比增长 28.50%。

根据公司公告,公司在业绩核算时,将主要铬盐产品分为三类,分别为重铬酸盐(重铬酸钠、重铬酸钾、铬黄)、铬的氧化物(铬酸酐、氧化铬绿)、铬的硫酸盐(碱式硫酸铬、硫酸铬钾)。2021 年,铬的氧化物与重铬酸盐营收占比分别为 62.7%、11.6%、毛利占比分别为 70.6%、13.4%,二者为公司主要的营收与利润来源。

2018-2021 年间公司整体毛利率基本维持稳定,保持在 25-30%区间范围内。分业务来看,截至 2021 年,铬的氧化物、重铬酸盐、铬的硫酸盐、维生素 K3 以及超细氢氧化铝业务毛利率分别达到 28.09%、28.77%、2.97%、23.01%、24.58%。

2018 年至今,公司期间费用率基本维持稳定。截至 2022 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研发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分别为 0.90%、7.65%、3.20%、0.58%,合计期间费用率为 12.33%,整体处于合理水平。

根据赵宏军等(2021 年)发表的《全球铬铁矿床成因类型、地质特征及时空分布规律初 探》,截至 2020 年全球铬铁矿资源量达到 120 亿吨,主要分布在南非、津巴布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芬兰、阿尔巴尼亚、印度、土耳其等国家。其中,南非、津巴布韦与哈萨克斯坦铬铁矿资源量占比分别达到 45.8%、11.7%、8.3%,合计占比 65.8%。

产量方面,据 USGS 数据显示,2020 年全球铬铁矿产量 4000 万吨,其中南非作为全球第一大铬铁矿生产国,产量为 1600 万吨,占比达到 40%。

尽管全球铬铁矿资源十分丰富,但中国铬铁矿资源量却异常匮乏。根据杨毅恒等(2018 年)发表的《中国铬铁矿资源潜力分析及找矿方向》,国内查明的资源量为 1565 万吨,仅占全球铬铁矿资源量的 0.13%。

根据赵宏军等(2021 年)发表的《全球铬铁矿床成因类型、地质特征及时空分布规律初探》,受制于较差的资源禀赋,国内铬铁矿产量多年以来也一直维持在 10-20 万吨,甚至近几年仅有几万吨。

然而国内铬铁矿需求却十分旺盛,在此背景下,目前国内铬铁矿对外依存度已经高达 99%以上。

全球铬铁矿主要用在冶金工业,化学工业领域需求占比仅为 4%。根据国际铬发展协会(ICDA)数据,全球铬铁矿下游应用领域中,冶金工业、铸砂及耐火材料、化学工业占比分别为 94%、2%、4%。其中,在冶金工业领域,铬铁矿主要用于铬铁与金属铬的生产,而在化学工业则主要用于制备各类铬盐产品。

铬盐生产过程中通常会产生大量的废渣,属于重金属危险废物,其中含有的六价铬(无钙焙 烧工艺不含铬酸钙)易溶且不稳定,可以对人体、农作物机体造成损伤。

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铬渣及铬化学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其它废物已经均被列入在内。在此背景下,2003 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对铬盐生产企业做出严格限制。

与此同时,按照生产工艺,铬盐生产技术可以分为有钙焙烧、少钙焙烧、无钙焙烧与钾系亚熔盐液相氧化法四大类。

其中,传统的有钙焙烧工艺由于存在技术落后、原料与能耗消耗过高以及大量铬渣带来的环境污染等问题,根据《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 年本)》之规定,已经被列为应于 2013 年淘汰类项目。

与此同时,根据这一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