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三省一市党报联动聚焦新能源汽车产业深化合作整体升级——“新势力”锻强“新实力” 赛道”跃升“主赛道”

新华报业网专题2023全国两会专题党媒联动 习声回响正文长三角三省一市党报联动聚焦新能源汽车产业深化合作整体升级——“新势力”锻强“新实力” “新赛道”跃升“主赛道”

全年产销实现705.8万辆和688.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6.9%和93.4%,连续8年位居世界第一。过去一年,新能源汽车在我国发展势头依然迅猛。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为完整的地区之一,数据显示,全国每3辆新能源汽车,就有1辆产自长三角地区。

釜底加薪、趁热打铁。今年以来,在“全力拼经济”背景下,长三角多地持续助推新能源汽车产业驶上“快车道”。在这个明媚的春天,新华日报联动解放日报、浙江日报、安徽日报,分别走进当地新能源汽车企业,见证长三角三省一市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高原之上再攀高峰”,共同培育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

2022年,江苏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68.7万辆和66.8万辆,同比增长175%和169.7%,占全省汽车产销比例分别为41.8%和41.5%,呈爆发增长势头。高速增长背后,是去年全省2500多家规上汽车产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9283.6亿元,利润总额达446.3亿元,江苏由此再次夯实自己在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中的“基石”地位。

在江苏盐城,400余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前来落户的理由,是长期扎根于此的悦达起亚已经发展成为长三角地区重要的整车制造基地。“悦达集团积极顺应汽车‘新四化’发展趋势,策应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大力发展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以整车制造为核心,打造汽车产业全链条生态体系,以‘同喜悦、共发达’的企业文化,积极参与市场竞争与开放合作,深度融入长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不断深化资源共享、产业共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悦达集团董事长张乃文介绍,近年来悦达起亚加快实施新能源转型和出口战略,推出的K3、EV等多款新能源车型取得较好的市场反响。

从长三角出发,参与全球竞争。悦达起亚借力长三角一体化,自今年起量产新能源明星车型EV6,同时带动盐城港大丰港区提能升级,与上海港、太仓港形成联动效应,共同助力扩大整车出口规模,全年计划出口7.5万台,并将从2024年起每年出口10万台以上,未来10年总出口量将达到95万台。同时,发挥长三角一体化带来的产业协同效应,悦达起亚与华人运通(上海)公司实现产能合作,生动诠释“研发在上海、产业化在盐城”,首款量产车型高合HiPhiX成为2022年国内50万元以上豪华纯电细分市场销量冠军。不仅如此,公司参与设立的长三角新能源汽车研究院,还成为长三角地区重要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和关键零部件研发测试平台。

虽然以悦达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发展势头良好,但在张乃文看来,当前整个汽车市场的产能利用率仍然偏低,产能过剩风险日益凸显,企业多而散、大而不强等问题比较突出。比如,在新能源领域,近年来涌现出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实力参差不齐,真正走进广大消费者视野、有一定市场认可度的仅有蔚来、理想、小鹏等不到10家车企。另外,部分传统车企对车市预判过于乐观,盲目扩大产能,随着车市竞争加剧,销量增长乏力,部分品牌已经关停倒闭或退出中国市场,造成大量产能浪费。

中国乘联会统计数据也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国乘用车产能合计4089万辆,产能利用率为52.47%,处于产能严重过剩区间。在此背景下,部分造车“新势力”又热衷“跑马圈地”,盲目规划建设的现代化生产工厂大量闲置,造成资源浪费。其中,已有部分企业因资金不足、技术力量不强、产品质量不合格等问题,正面临着寻求重组和改善经营的境遇。

对此,张乃文建议,应鼓励和引导头部自主品牌车企兼并重组产能过剩企业。他认为,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可统筹研判头部车企的研发、资金、销售等资源优势,确定企业白名单,鼓励白名单企业根据自身战略部署,在不增加区域产能规模的前提下兼并重组行业过剩产能,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向优势主体集聚,遏制行业产能盲目扩张,盘活闲置资产资源。

同时,为做大做强国有经济,防止国有资产损失浪费,张乃文还建议借鉴宝武钢铁兼并重组的成功经验,鼓励头部央企与地方整车制造企业兼并重组。对于头部车企兼并重组事项,建议按照原有汽车产业政策要求,由地方发展改革部门实施备案管理,或者简化审批流程,由国家发展改革部门优先给予窗口指导,推动相关项目抢抓发展机遇,尽快建成投产并达产达效,培大育强我国汽车“巨人”,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

这些年,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积极推进,长三角造车“新势力”也在蓬勃发展,正向更高阶的“电动+智能+生态”智能汽车全速前进。“在此过程中,上海应该起到龙头带动作用。”全国人大代表,零束科技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刘懿艳建议,上海要进一步发挥科技优势、人才优势、产业优势,在长三角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形成过程中,重点布局智能网联新赛道,加快培育壮大发展新动能。

有分析认为,培育壮大新动能,关键因素是两点:一是布局新赛道,抢抓万亿元甚至是十万亿元前景规模的大赛道、主赛道;二是靠终端带动,抢抓具有技术主导权、标准定义权、价值分配权,面向个人消费者的大终端。

刘懿艳认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占全”了这两个关键要素。一方面,以电动智能网联为特征的汽车新赛道正在加速构筑,除带动钢铁、石化、橡胶等传统产业外,还会带动芯片、传感器、电化学、软件等新兴产业;另一方面,智能网联汽车将是融交通、通讯、娱乐、办公、社交等功能为一体的大终端,会带动新零售、娱乐社交、出行服务、网络安全等生态共建,以及智慧交通管理、智慧城市运营等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同步发展。而她所在企业,正是抓住这一关键节点,聚焦智能车技术底座研发,为整车企业提供智能车全栈技术解决方案和产品。成立近3年,零束科技快速聚集1700名汽车智能化高科技人才,为智能汽车发展赋能。

“智能网联汽车行业需要一代又一代高精尖技术领军人才,从最初的应用软件场景开发,逐渐深探到底层操作系统等基础技术的研究、开发,对应人才的专业背景也从现有的以应用学科为主,逐步扩展到基础学科。”刘懿艳说,从现状来看,智能网联汽车行业基础学科人才数量少、底子薄,不利于行业往纵深发展。

刘懿艳建议,推动智能网联汽车行业“产学研”形成合力,夯实创新融合平台,丰富合作形式,完善“政府—高校—产业—金融”科研成果孵化生态链;促进产业人才与高校人才“双向流动”;设立专项基金,鼓励科研机构、高校和企业就跨学科、跨领域项目开展联合攻关。

此外,在相关高校加快开设智能车辆工程学院或专业,完善智能网联汽车人才专业知识结构,加大力度培养掌握交叉学科专业知识的智能网联汽车行业复合型人才,加快补充智能网联汽车行业高速发展产生的人才缺口。

刘懿艳建议,围绕智能网联汽车“卡脖子”技术,加强对高校相关基础学科建设的政策扶持和基础投入,设立专项激励,支持高校在数学、物理学、信息与计算科学、汉语言文学等基础学科领域的科学研究与人才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