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人事变动山雨欲来汽势深度

当特斯拉利用三维视觉构建自动驾驶、比亚迪以新能源完成年销186万辆,埃安AION Y 、零跑C11等越来越多的产品祭出“油电同价”大旗,无论是称霸百年的国际汽车巨头,还是躺赢多年的合资品牌,都感觉到了生死时速降临。

新旧动能转换已成浩浩汤汤历史潮流,燃油车时代掌舵者、合资时代受益者、新能源时代弄潮儿在这样一个风云际会的年代相遇,在年龄大限、时代要求、企业治病等多重外力作用下,今年以来的车企人事变动层级之高、数量之多、时间之早堪称历史之最。

丰田汽车第三代掌门人丰田章一郎2月去世,4月1日,67岁的丰田章男将把帅印交给小自己14岁的佐藤恒治,这更像是一个旧时代谢幕、新时代开启。

2023年开年以来,中国几十起人事调整,也无不围绕着这一命题展开,随着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上调至全国总工会、东风公司董事长竺延风突破惯例退休,中国汽车行业人事调整的大幕正徐徐拉开。

今年两会有多位“老龄”汽车集团董事长“缺席”,其中包括东风公司董事长竺延风、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以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正当行业都在揣测三位“61后”或为明年的退休做准备。

竺延风退休后,东风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杨青代管主持工作。徐留平留下的空缺,中国一汽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邱现东主持工作。

此举意味着,东风和一汽两位“副部级”董事长的空缺等待新的主人。杨青和邱现东能否接任广为外界关注。

汽车诞生百年以来,无论是福特T型车还是特斯拉极致制造革命,无不是以提升产业效率降低成本为最底层的商业力量推动。为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国际上已有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大众福特联盟、PSA与FCA牵手等等,反观中国车企联盟并不多见,国有企业内兼并重组也寥寥无几。在70多个中国品牌中,盈利的仅有4、5家,而且在市场进入阶段性增长瓶颈、新旧动能转换、价格战熊熊燃起、中国车出海等多重外力和使命推动下,众多中国车企联手、甚至合并已箭在弦上。

国有汽车集团首当其冲,徐留平和竺延风的调整或只是中国汽车纵横捭阖的开始。

中国一汽、东风公司最高层领导预计很快到任,随之而来的是后续各层级人员或大或小的调整。而紧随其后的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预计最晚于明年按下人事调整启动键。

竺延风、陈虹和曾庆洪均出生于1961年,其中陈虹和竺延风于3月份迎来62周岁生日,曾庆洪稍晚4个月。

他们成长于中国汽车以市场换技术的80年代后期,受到过合资企业熏陶,自主品牌锤炼,在新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执掌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汽车集团。

陈虹执掌上汽集团9年,有过年销700万辆的高光时刻,也有连年销量下滑上海高层谈话后的黯然神伤,但更多的是连续17年保持中国汽车集团销量第一的岁月静好。9年时间,企业营收和净利原地踏步,新能源转型深水区并未立于潮头,这些都是后继者需要的解决的问题。

2016年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60岁按点退休,曾庆洪接棒。以往在3月份要参加全国两会的曾庆洪,今年把更多时间留给了企业,而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被认为明年有望顺利接班。

曾庆洪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在广汽本田就树立起了小个子强人形象,人送外号南霸天。就是这名小个子,用7年时间,让广汽集团改变了模样,产品市占率从2016年的5.9%提升至2022年的9.1%,营收和利润预计分别实现翻番和超50%以上增长。

除了构建广汽集团的生态体系,曾庆洪也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汽车产业集群。在2017年整合全球资源打造了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基础上,今年2月又计划在广州设立300亿元的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基金,集中投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上的重点项目,以及广汽内部孵化拟上市的重点项目,打造大湾区世界级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

无论从哪个维度讲,在曾庆洪治下的广汽集团进步明显。曾庆洪明年将以何种形式退休或有更远大的职务安排,将是一个行业看点。

在时代大潮下,每个人都很渺小,包括汽车集团掌门和行业各式职业经理人。无论是汽车集团换帅还是汽车经理人的闪转腾挪,或是换人如换刀,或是病急乱投医,行业均应理性看待,毕竟他们只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但他们是汽车历史的创造者,无论怎样,功过薄上都会给他们记上一笔。而今明两年注定是密集着笔的年份。(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